【伪装者/到爱】干政(AU,摄政王明楼/少帝凌远,NC17)

【前几天盲狙了上海卷,主题《预测》,架空历史AU,加长开车预警!OOC预警!OFC预警!包含3P预警!一些制度请当做中国和西方封建王朝的结合体,违和感预警!无逻辑预警!慎入!慎入!慎入!】

 

----


明楼拾级而上,停在殿外,大太监在他目光下战战兢兢,“陛下说要独处,不让奴婢等进去。”

 

“鹿血陛下用了吗?”

 

太监们噗通一声跪了一地,苦着脸摇头,生怕这位万人之上的摄政王拿他们的小命撒火。明楼其实很少杀人,起码很少亲自动手,饶是现在,也只是面带霜色抬了抬下巴,示意开门。殿门立刻被打开了,虽说皇帝有命,可谁不知道这天下权柄究竟在哪呢?

 

殿门缓缓开启又缓缓闭合,只留下斑驳的影子自窗棱中落下,将明楼隐在黑暗中,森严无比。他站在那,看了一会儿孤零零坐在台阶上的少年天子,目光又渐渐柔和下来。他走过去,在凌远身边坐下,胳膊和肩膀挨在一起,有薄薄的凉意透过衣袍传来。

 

“怎么了?不是说好了吗?”

 

凌远抱住头,不发一声,似乎闭着眼睛就能躲过去似的。

 

“再过几天,你就满十八岁了,要提前行冠礼祭天地的,”明楼温和指出,这道理无数人已经说了无数次,“大婚两年了,一直拿身体不好拖着,现在再不同房诞下子嗣,如何对老臣们交代?”

 

“你明明知道我做不到!我对着女人没法……”少帝突然高亢地叫喊出来,嗓子嘶哑,明楼一把捂住他嘴,怒瞪一眼,又在心里叹气,在他这个年纪,很多人都做了几次父亲,可凌远却仍然这么瘦削单薄,仿佛当年的少年。

 

明楼也不过三十,但生在皇家,母亲大长公主地位显贵,父亲手握军权,难免从小老成持重。前些年天下太平的时候,他也是个颇为风流文雅的公子哥儿,太医令凌景鸿的家的小公子自小就有神通之名,也混在大孩子里玩,跟在他屁股后头到处跑。待到凌远十四岁的时候,家里要给他房里放人,神童这下倒是羞得不行,直接翻墙跑路投奔明楼,凌景鸿没办法,打着哈哈请明世子指点一下。

 

在当世这倒也常见,贵族少年初长成时往往跟着青年男子“学习”,雌伏人下,过上一两年,身材长成,再展露威风,所以凌远成年的第一课倒是明楼教会的。

 

没想到生日刚过完,这天才少年就遭遇了大变故,三公主袁红雨突然闹到凌府,直言凌远乃是她与户部尚书许乐风之子,当时先皇初登基,三公主同母兄弟夺嫡失败,连累公主削去封号,一无所有,许乐风弃暗投明,背约另娶宰相贵女,从此仕途一帆风顺,如今许夫人逝世,公主名位早复,便想要回当年抛弃的儿子。

 

许乐风一心仕途,哪里肯认这抛妻弃子的事,一直闭门不见。袁红雨多年夙愿,不能满足,神志有些失常,发起疯来便报复在孩子身上,日日虐打凌远,据传颇有些猥亵下流之事,不知是否将儿子误作了父亲。当时只是私下传着,还是后来有一日凌远误了明楼的约,明楼觉着不对,硬闯公主府,才将遍体鳞伤浑身鲜血的凌远救了出来。然后一怒之下入宫陛见,皇帝知道后下旨赐婚许乐风和袁红雨,给凌远一个名正言顺的出身,感念养父,特许可不改姓、不归宗,不过两位新人一个贬为县主一个官降三级,不知是喜是悲。许乐风倒是有骨气,这边袁红雨兴高采烈等待大婚,那边领旨谢恩就递了辞呈,挂冠而去连公主府都没进,袁红雨悲愤交加,大病一场,没几个月就过去了,只凌远一个空落落守着宅子,凌大人叫他住回凌府,他也不去,后来被明楼接回去照看,之后才知道,因为袁红雨的可怖可怕和凶残手段,凌远对女人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完全不能同女人行房。

 

之后朝廷风云突变,先皇突染沉疴一病不起,太子未立储位空悬,成年皇子夺嫡之战死伤惨烈,仅剩的二皇子大兴株连,朝廷空了七成,所有有继承权的皇族近亲、公主子嗣、连带七八个先皇幼子也被一并诛杀,二皇子的残暴无人愿意尊他又无人敢反,直到正在关外戍守打破胡人的明楼带玄甲军入京,诛杀二皇子,为父母亲人报仇。之后聚集朝臣议尊位,前朝以来仿海外夷人制,公主及其子有皇位继承权,明楼乃先皇外甥、大长公主之子,又功勋卓著,最为推崇,但他痛陈明氏数代单传,不能绝嗣于他,不肯袭位,倒是三公主子凌远在海外学医,逃过一劫,不日抵达,可以继承大宝。于是凌远一回中土,就被拽去稀里糊涂做了皇帝。

 

“你想让皇室绝嗣吗?”明楼加重了语气。

 

凌远呼哧呼哧喘了一会儿,憋出一句,“实在不行你的儿子也可以继承皇位。”

 

明楼摸了摸他头发,温柔下来,“我想要你的儿子做皇帝。”

 

凌远有些动摇,沉重的玄色龙袍将他压得愈发瘦弱了。

 

明楼叫人端了鹿血汤来,递给凌远,“喝了这个,我帮帮你。”

 

凌远一扬手慷慨赴死般灌了下去。

 

·

AO3

EVERNOTE

·


凌远环抱着自己弓着腰背一个人侧身向内躺着。

 

明楼在塌边沉默了一会儿,上床从身后搂住他,凌远不说话,明楼探手摸了摸他脸,湿漉漉一片,愈发心疼了,“对不起,小远。”

 

凌远听他声音低落,气已消了一半,毕竟他自己的理智能够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但总有一股气不顺,恶狠狠怼了他一肘,“只此一次,若是她没能受孕,就请摄政王亲自来,反正你我表兄弟,本就七分相似,将来孩子也不会被挑出错来。”

 

听他说这样孩子气的话,明楼就知道事态已经缓和,不由笑了起来,眼角皱出两道柔和的纹路,他的手缓缓下滑,再一次落回凌远股间,轻轻在穴口捻动,气声调笑,“本王亲自来?顾所愿也,不敢请尔。”

 

凌远档间一湿,面上发热,这才想起那几颗勉子铃尚未取出,愤愤一会儿,恨不得斩杀进献宝物的滇王,转念又觉怨不上人家,谁能【预测】到他们这样的用法呢?

 

明日早朝,可怎么办呢?

 

 

END


 @小兔儿 你的勉子铃


合集链接


评论 ( 94 )
热度 ( 165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