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杯酒(亚当&贺涵 友情片段)

-

杯酒

 


亚当是在与猎头打球时收到的短信,“晚上有空?”

 

看见发信人有点心情复杂,这位以六亲不认闻名却一心要拿自己为爱情献祭的“有情人”,自己这么奋不顾身替人挡枪以至于丢了职位听起来简直可笑,别说同僚朋友,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图个什么,一切如他所愿,不知道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贺涵没说什么事,只是发来一个地址,看样子就在他们公司附近,叫酱子的日料店,搞什么。

 

按时赴约,贺涵朝他招招手,那一桌只有四五个人,都没见过,看起来不像业内,有生意?

 

“你又要折腾什么?卡曼的项目我已经写了报告给……”

 

“停。”贺涵伸出双手向前挡住,“今天不许谈生意,只许谈美酒与美人。”

 

亚当不解,那这些人做的什么局?上海滩金融场,从没有无目的的宴席。

 

“老卓给我弄来了最新鲜的蓝鳍金枪鱼,特地叫你们来品鉴品鉴。”贺涵毛衣套着衬衫,举着半杯金黄色的酒,半融的冰块相互碰撞发出悦耳的响声,在店内晕黄灯光的照耀下,这男人露出他先前从未见过的轻松愉悦,“这是李尔,李尔王的李尔,喜欢结婚,擅长离婚,吧台那的老板是老卓……”

 

贺涵一一简单介绍过去,三教九流,八竿子打不着的行业,被点到的人也不怎么拿他这威名赫赫的老总当回事,无可无不可地笑着举杯打个招呼,然后很熟稔地给他腾出个空位来,加碗碟添酒菜,继续刚才的话题,无聊八卦,佐酒闲传,男人的酒女人的床,谁谁为了一套房假离婚变成真离婚。

 

亚当初时还拘谨,等几万块一条的鱼吃上两片便放开了,他懒得说话,也没什么段子可讲,便笑吟吟听着他们东拉西扯,过一段时间,喧闹又渐渐寂静,便只剩下三五不时的窥探和碰杯的声音,相对无言,百转愁肠。贺涵不是这些人里最风流最显眼最热闹的,他像是在边缘游曳,却又分明始终被围拱在中心,安静的沸腾,相较之下,那个他以往熟识以为魅力四射的贺涵简直像套着一个生硬的外科,无趣生疏的可恨了。

 

亚当看着这个脱下西装换上暖和毛衣的贺涵,总有些恍惚,却又有更多的庆幸,他好像在不经意间,撞开了一扇门,为自己在这张桌边,留下了一个位置。

 

 

END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隐藏彩蛋看看谁能发现)

评论 ( 22 )
热度 ( 124 )
  1. 瞳or梦敛周六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