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吾乡(明楼/凌远,此心第二部-番外二-诫子@阿通的来历)

好多朋友好奇外篇里阿通这个小朋友是哪里来的

-


番外二 诫子

 

明楼猛然合上报纸,头上冒着火星腾地站起来,抬腿就要上楼,走到一半楼梯转角的平台,听着里面响亮的哭声,和一片吵吵杂杂的闹腾声,又叹口气,下楼继续拿起报纸。

 

他真不知道该说凌远这代孕的主意是神来之笔还是糟糕透顶,看上去倒真是解决了大姐一个心病,孩子抱回来的时候在小祠堂呆了很久,出来时眼眶红红的,从此以后就像个失去理智的姑母一样,全身心地关注这个孩子,怎么爱也爱不够。无数的育儿书籍、保姆、奶粉、咬胶、风铃、童车、玩具、画册流水一样涌进明公馆,看着重新装修扩展到半层楼的游戏房,他简直怀疑大姐是不是把未来十年的玩具都买回来了。

 

开始他没怎么当回事,毕竟明台也是他们一手养大的,总不会比那小子更难带,结果婴儿昼夜不息的嘹亮哭声毫不留情地嘲笑了明大首长。他忽视了明台来时已经两岁多,而且刚刚丧母这个事实,现在不得不承认他们全家从头排到尾没有任何一个人有处理婴儿的经验。包括大姐,看起来好像很有经验的大姐。

 

“哎呀说了多少次你们不要摸他的脸,小孩子会流哈喇子的!一个个这么大了管不住自己的手啊怎么当爹当叔叔的!明楼你看看,这是我专门从苏州老家找人做的枕头,老人家说了,要把后脑勺枕的平平的才好,人家看了照片都说天庭饱满高鼻梁方嘴唇耳垂又大又软,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是有福之人呢!你还摸!还有这个!你看看,我亲自去普陀山求来的,保一世平安将来做文曲武圣的,什么都会顺顺当当,结婚生子……你快给他压在枕头底下,都说特别灵!住持还亲自跟我谈了一会儿佛法呢!”

 

“……您是捐了多少香火?”明楼终于忍不住打断,这种提瓶香油就希望满天神佛保佑到方方面面的行为他想都没想到会是他家大姐做出来的。

 

“怎么说话呢你!我那是跟这座山有缘分!挣那么多钱有什么意思?你们现在谁能说得清自己账户里到底有多少钱?我们明家人跟那些只会挣不会花的葛朗台可不一样,人活在世不就是图个缘分嘛,碰到有缘份的就要大方一点你们说对不对呀?给寺庙捐一座释迦牟尼金身又怎么样嘛?!我们明家添丁这么大的喜事让佛祖也跟着沾沾喜气嘛?!不可以吗?!”

 

明楼倒吸着气闭了闭眼,侧过头去,非常后悔自己多嘴招惹出这一连串的炮仗,阿诚在大姐捐钱的时候就知道了,肉疼的要命也没敢多说一句,明台早就脚底抹油溜了,就留下这亲姐弟父子姑侄几个,在婴儿洪亮的啼哭声中拌嘴。凌远摇摇头从他俩身边绕过去,将婴儿竖着抱起来,一手捧着屁股,一手从后面卡住婴儿脖子固定住轻轻晃了两下,就止住了哭声,突然安静下来的空气让姐弟俩回过神来,惊奇地看着凌院长出手哄孩子,凌远将平静下来的婴儿放回摇车,轻轻推着晃起来,逗得孩子咯咯咯直乐,才好整以暇跟他们解释,“我当年也是在儿科轮过的。”

 

凌远身上忽然长出翅膀绽放光芒来。

 

大姐很热情,凌远很专业,冲奶粉有无数佣人,明楼这个听见婴儿哭就头疼的大首长一下子被排挤到边缘,无所事事听着他们认真商量奶瓶材质、磨牙棒等级,满脑袋毛线团,只好躲进书房端着咖啡抽烟看报纸。

 

没一会儿,腿上一重,发现一个小东西正吭哧吭哧拽着他昂贵的西裤往上爬,明楼急忙熄了烟,俯身把鼓着脸给自己加油的妞妞一把抱起来,放在腿上,颠了颠,小孩子咯咯咯直乐,跟楼上那个形成鲜明对比,明楼十分欣慰,又戳了戳嫩生生的小脸。

 

妞妞软胖的小手攥住那食指,像一大块白色的发糕,用力往下折,却纹丝不动,就整个散开四仰八叉向明楼倒下来,软趴在他怀里,拿嘴去咬领带结,明楼仰起脖子避开,笑着挠了挠她下巴和腰窝,惹得孩子笑的地动山摇,按着她坐直,又伸直食指,鼓励她继续努力,妞妞就气壮山河地整个扑了过来,短短的小辫子一跳一跳。明楼大乐,伸手扶着孩子脊背,双膝却像踩着鼓点一样跳动,索性做出个人工蹦床来。

 

眼下家里几个孩子了,但他们俩总是不讲道理地偏疼妞妞几分的,香喷喷软嫩嫩的小女孩对为人父者有种戳中心窝一击必杀的力量,虽然她还叫不出爸爸。凌远出院的那一天,妞妞也被他们直接从医院抱回了家,孩子黏在凌远身上撕不下来,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明楼、平安和狼大狼二,可惜的是从新疆回来她就说不出话来了,医生检查过,生理上没有问题,哭笑也正常,就是咿咿呀呀失去了话语能力,大概是儿童创伤后应激障碍,没有什么有效办法,只能在健康安全的环境中慢慢恢复。大人们忧心了一阵儿,好在妞妞很快适应了新的家庭,重新高兴起来,经常抱住凌远或明楼的腿张大口型喊着papa还是dada。

 

孩子闹得累了,被明楼单手揽在怀里,伸到肩膀后面一摸,忽然捻出一朵粉红色的玫瑰花来,拍着小胖手咿咿呀呀乐起来。明楼又逗了她一会儿,觉得今日吵闹的有限,哪里差了点什么,想了想,摸着光溜溜的小辫儿问,“哥哥呢?”

 

妞妞攥紧鲜花,毫不犹豫地指着门口斜角方向。

 

明楼抱起妞妞走到客厅,招手叫来阿香,把妞妞递给她,“跟小阿姨去把头发梳好。”吩咐阿香,“叫平安到我书房来。”

 

不一时外头传来敲门声。

 

“进来吧。”

 

小平安开门走进来,明楼招了招手,叫他站到跟前来,平安像犯了什么错又或者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似的上前,怯怯地看了一眼明楼,又低下头去,“伯伯。”

 

明楼翻了一页报纸,压压下巴,桌上托盘放着牛奶和三明治,“把早点吃了。”

 

“我吃过了……”

 

“我们都没吃,你会吃?”明楼挑眉,“吃吧。”

 

小平安坐下心不在焉吃东西,明楼又翻了一页报纸,“最近功课多吗?”

 

“还好,应付的来。”

 

“应付?”

 

平安急忙吞咽下去,小脸红了红,“不多,像以前一样,我都做完了,老师说挺好的。”

 

“那就好,跟同学都处得来吧,你爸爸当初坚决不同意你去私立学校,怕学生养尊处优风气不好把你带坏了,这边怎么样,还习惯吗?”

 

“同学们对我都挺好的,很关照我。还叫我一起玩球。”

 

“跟谁关系最好?”

 

“苇恩,坐我旁边。”小平安羞涩地笑起来。

 

“蝙蝠侠?”明楼纳闷。

 

“不是,草字头的苇,恩惠的恩。不过英文名好像是叫那个。”

 

“他这么有魅力呀,让我家平安少爷念念不忘的。”明楼打趣。

 

小平安脸更红了,“他说话可好玩了,而且什么都不怕,上课老师说一句他接一句,气得好几个老师拍桌子,不过如果是历史课他就安安静静捧着脸听,说历史老师帅气。”

 

“下次有机会请他来家里玩吧,你想请谁都叫上。”

 

平安小脸亮了起来,“可以吗?”

 

明楼点头,看着他又有些瑟缩地垂下头去,继续嚼面包,心中有些明白,等他吃完了就合上报纸放在一边,大出一口气,“走吧,陪伯伯出去走走,楼上哭成这样,想帮忙也成了添乱,看起来我倒成多余的闲人了,咱爷俩偷得浮生半日闲去。”

 

平安愣了一下,亦步亦趋站起来,乖乖叫明楼牵着手,往后花园去。

 

“你看这个,”明楼带着他转到一株橘树前,橘与吉同音,是南方庭院常见的树种,“这是你明台小叔叔来的那年我和你姑姑带着他一起种的,当时还是个小苗儿,一晃就这么大了。”

 

“来的那年?”

 

明楼没有明说明台是收养的,留个谜团给他慢慢破解,“你今年多大啦?”

 

“我七岁了。”

 

“瞎说,还有好几个月呢。”明楼笑着在他头上敲了敲,平安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伯伯这么清楚他的生日又让他心里有点没来由的高兴。

 

“总觉得你还小的很,这都当大哥哥了。”明楼感慨,“你小叔叔刚抱回来的时候,两岁多,我大概十岁,年龄差跟你们差不多,那阵伯伯的爸爸妈妈刚去世,本来心里惶恐无助的很,可明台一来,看着他软软小小的样子,就一下子什么都不怕了,觉得我是大哥了,一定要照看好他,绝不能让人欺负了去,就算天塌下来也顶得住。”

 

平安听他说这一番话,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唇抿成一条线,握着明楼的小手越攥越紧,像是模糊感到某种艰巨而光荣的责任同样落在自己肩上。

 

明楼伸手从树上摘了一颗青色的橘子,半蹲下来拉过小平安的手展开,将小小一颗橘子放在他手心里,又轻轻阖上,抚了抚他肩上不存在的灰尘,直视孩子的眼睛,温柔地叮嘱:“以前家里只有你一个孩子,孤孤单单的,我们都疼你爱你,然后有了妞妞,我们便疼爱你们两个,现在又有了小弟弟,咱们家越来越热闹起来,妞妞是女孩子,弟弟又太小太柔弱,可能做长辈的会略微偏疼哪个一点,但你心里要知道,无论家里有多少孩子,爸爸伯伯还有姑妈他们,疼你爱你的心始终是不变的。我们的爱不是一块蛋糕,弟弟妹妹分走一块就少一块,而是源源不断的泉水,同样完完整整给了你们每一个人。”

 

“而且有了弟弟妹妹,又有更多的人疼你爱你,你看妞妞那么喜欢你,最心爱的奶糖都要捂在怀里等你放学回来,是不是?”

 

“以前你是小孩子,我们自然拿你当小孩子对待,以后你当哥哥了,便是大孩子,一言一行就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弟弟妹妹都看着你的样子,你勤奋好学,他们就勤奋好学,你调皮捣蛋,他们就调皮捣蛋,相信你会给他们做个好榜样的,对不对?”

 

“等弟弟抓周的时候,咱们也带着他来种一棵橘树怎么样,你负责给它浇水除虫,就像你保护照顾弟弟妹妹一样,咱们家的顶梁柱,是个大小伙子了,伯伯和爸爸可以放心地把弟弟妹妹交给你了,你觉得呢?”

 

平安认真看着明楼眼睛,听他讲话,小脸平平的,眼眶微微发红,他每讲一句就点一下头,点的越来越重,终于到最后,意识到自己责任之重大、使命之严峻,之前的闷闷不乐一扫而空,变得斗志昂扬起来,脸膛发光脊背笔挺,好像新着铁甲手握银枪,恨不得立刻奔赴战场做他的大哥哥和保护伞似得。

 

“是!”

 

明楼看着感动又好笑,一本正经地伸出手,平安一脸肃穆地握了握。

 

仿佛接下什么光辉而崇高的使命。

 

将要全力以赴,一往无前。

 

 

END

三刷地址

全文链接


评论 ( 23 )
热度 ( 170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