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八一/凌远】剪影(迷你段子)

八一X凌远

(从番号太太的聊天记录中翻出来的小段子)


太阳的热度炙烤,凌远迷瞪着醒来,柔软细腻的毯子过于温暖舒适,令人留恋,凌远难得放纵自己,多躺了一分钟,像小时候对待舌尖行将融化的糖块一样数完最后几秒,凌远睁开眼。

他仍保持着蜷缩成团的姿势窝在沙发里,而昨晚的绞痛、虚弱、难过、泪水却像一场迷梦,都由于毯子抑或怀抱的温暖消散了。窗帘拉着,室内昏暗,但能感到天外的透亮,一缕缕白光从窗帘的缝隙洒落,切割地板形成平行线,胡八一就站在这点点白光中,赤裸上身,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疤痕被零星的亮色照的反光,他双脚微分,与肩齐平,挺得笔直,嘴里叼着一支烟,一手像举着什么塑料玩具似得掂着炒勺,一手随意丢出棒球让狼大狼二追逐,对偶尔落入锅中的烟灰火星权作看不见,凌远将脑袋往毯子深处蹭了蹭,决定等会儿也当做没看见吧。


(上次的温泉小车车好像已经被河蟹了hhhh)


靳东水仙相关链接 

评论 ( 27 )
热度 ( 65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