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先生/到爱】双杀(程皓&楼远,一发完)

-

回应点梗,大长篇肯定不可能,现在形势严峻,车和政治相关也不可能,伍豪同志更不可能,这是 @背番号  的程皓和凌远, @自由柏林 的暗恋梗,以及 @大山上 的楼远头疼梗混合体,请笑纳。



《双杀》

 

 

原著:恋爱先生/到爱的距离/伪装者

角色:程皓/凌远

级别:G

弃权:我不拥有他们本身

梗概:凌远暗恋上一个人,请了位恋爱顾问

 

1

 

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

 

程皓小同志终于被程洪斗老同志提溜着去了医院。老程坚信难度越高水平越高,在一起下棋的票贩子那打听,哪家医院的号最难挂。那还有的问呐,第一医院啊,我们的黑洞,绕着走的地儿。程洪斗心里有谱了,找文化局的老铁帮他加了个塞儿,中国这地界儿,有钱搞不定的,没有关系搞不定的。

 

专家门诊。老程筷子点着不争气的老儿子。你麻溜儿的。

 

程皓有气无力看着比熊,听见了吗,你麻溜儿的。

 

2

 

“没什么事儿,注意饮食规律,不要吃太辣的,少熬夜。”

 

“就这样?他没毛病?”程洪斗看着医生要抬手按叫号器,急得瞪眼,这大夫年轻漂亮的不像话,能是什么大专家,“您再给看看?起码做个胃镜吧。”

 

“真没事,您放心。”医生耐着性子解释,“胃镜做着人不舒服,而且对食道也有损伤,没有必要。下一位……”

 

“您会看病不会啊,合着他胃疼胃酸那都是我编出来的啊,明明就是有病,您这愣说是没病,还专家号呢,你是专家的替工吧,以为套上白大褂就能当医生,那牛街卖羊肉的老白也能来坐诊了。”

 

“您怎么说话呢。”

 

程皓心累的无以复加,跳起来尴尬地拦住他家逮谁喷谁的愤青老爷子,看了一眼铭牌,“对不住对不住,凌大夫,我爸更年期内分泌失调,您见谅您见谅,那我们不耽搁您了,谢谢谢谢。”

 

“注意饮食……”凌远额头上纹着好走不送四个大字。

 

“是是,您忙您忙。”程浩使出洪荒之力拽走了老程先生。

 

“跟他服什么软,一山寨医生,你就跟你妈一样怂!”

 

程皓一下子被戳炸,想甩手走人,但还是黑着脸挡个车把老爷子塞进去,自己转身就走。

 

背后车窗摇下来,老程气若洪钟,“按时吃饭——”

 

 

3

 

凌远喜欢上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喜欢,俗称暗恋。

 

人有了喜欢这种感情,就开始瞎捉摸,千回百转的心思无处发泄,在网上晃荡,找到个情感网红账号,别拿暗恋当饭吃,切,我就拿,怎么地,吃你家大米了?这微博每天有一个小时咨询时间,凌远就试试呗,挺解闷,一来二去竟然混熟了,打算二次元向三次元发展。

 

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

 

拿着暗号接上头,两位医生面面相觑。

 

“那什么……对不住啊,我家老爷子火气大。”

 

“啊,没事,没事,见多了,一般这个年纪的大爷,不是退休就是丧偶,脾气都有点燥。”

 

“没错,他就是丧偶。”

 

“丧……”凌远尴尬+10086,“对不起啊……”

 

“没关系,扯平了,咱说说正事?”

 

“是这样,我喜欢上一个人。”

 

“您这样要外在有外在,要内在有内在,要社会地位有社会地位的成功人士,还需要暗恋?”

 

“就一点小麻烦,他也是个男的。”

 

“……”程皓一口水喷出来,“这麻烦好像不小。”

 

 

4

 

“你不是号称除了跨物种,别的你都能给凑成对吗?”

 

“你知道人和大猩猩的区别有多大?不到百分之一。你知道人和人之间区别有多大?”程皓拿着一打新闻联播截图手腕都发抖,“这么跟你说,上帝造人,怹也分三六九等,这位,那是精心雕琢人间极品,您呢,嗨不说您了,反正我这样的,是边儿都够不着,怎么帮你追啊?”

 

“行吧,”凌远点头,起身离座,“那您就是要破自己的成功率记录呗。”

 

“……你回来。”

 

 

5

 

程皓翻了一圈通讯录,找出邹北业的电话,“老邹啊,新婚快乐啊。”

 

“快乐,特别快乐!”那边还在喘,程皓脸上肌肉抽搐。

 

“帮个忙呗。”

 

邹北业保持姿势,插上耳机看手机上传来的资料,直接吓软了,滑出来,“皓哥,你这不是让我在犯罪的边缘试探,是TM在生命的边缘试探啊。”

 

“哟,都会说脏话了?”

 

“这不是重点!”

 

 

6

 

“你果然出息了,我程洪斗一辈子行的端坐得正没想到临了临了养出个惯犯儿子。”程洪斗大刀金马跟对面一坐,“出去怎么跟邻居老少爷们说啊,我儿子出息,出息大发了,而且天天向上年年有余啊,第一次街道派出所,这次直接整出个涉嫌国家安全犯罪,下次是不是得去秦城监狱看你?!”

 

程皓臊眉耷眼蜷着,心里为自己的敬业奉献自我牺牲精神感动了一把。

 

隔壁乔依琳膜拜地看着新婚丈夫。原来觉得就是一平平无奇还有点跟踪狂潜质的专车司机,后来虽然知道人有钱低调开的那个帕萨特别名叫辉腾,但整体还是个木讷的老实人,没想到啊没想到,生活处处有惊喜,她前男友们都是进派出所刑事犯罪科,还从没来过这么高级的地方。

 

邹北业被她瞧得脸红,渐渐滋生得意,深深觉得这趟值,程老师就是厉害。

 

审完没什么大事被保释出来的二位高精尖人才对视一眼,邹北业撸起袖子,“国安局的网站还是中办国办的内部保密系统,还想要什么,您尽管开口,甭客气。”

 

程皓一个哆嗦,往后挪步,“你且站在这,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7

 

对于让人帮忙结果留下案底凌远十分抱歉,“要不你来第一医院口腔科吧,我给你最好的待遇。”

 

“您这谈个恋爱还不忘招揽人才进行队伍建设,这是个什么精神啊。”

 

“公事私事,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精神。”

 

“打住,我对男人硬不硬没兴趣。”程浩后撤,扔了一张帖子在桌上,“我有个朋友,金融巨鳄,呼风唤雨,背景人士,过两天来北京要开个宴会,您那位可能出席,这是邀请函。”

 

凌远打开看了一眼名字,抬头看了一眼程皓,又看了一眼名字,又看了一眼程皓,“这上帝造人时,忘了在您俩之间拉上不可逾越之壁?”

 

“滚。”

 

 

8

 

“首先我们要解决最大的问题,他到底能不能喜欢上男人。”

 

“上男人?”

 

“麻烦好好断句。”程皓第108次无语,“换句话说,他会不会宁折不弯。”

 

“应该不会吧,那么高的级别。”

 

“停停停,您还是专家、教授、博导呢,对我国党政干部怎么有这么大的误解,理论研究需要数据支撑,摆事实,讲道理好不好!”

 

凌远踢皮球,“那您摆一个我听听。”

 

“首先,根据我的调查,他去宴会有几位轮流的女伴,这说明什么?”

 

“他是直的?”

 

“错,透过现象看本质,说明他没有固定的公开承认的婚恋关系呀,你已经成功50%了。”

 

“其次,他在法国留学任教,在英国也教过书。”

 

“所以?”

 

“所以弯的可能性就很大了,70%。”

 

“……”

 

“第三,中学读的是英国公学。很大可能尝试过性的多样性。K.O.”

 

 

9

 

“你知道你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吗?凌 院 长。”

 

“天才学霸年轻英俊手腕了得威望孚人有车有房?”

 

“……您对自己了解挺充分啊。”程皓干巴巴道,“您有车,难道人家明先生每天走路上下班吗?”

 

“也有可能吧,毕竟中年了,注重养生。”

 

“P!”程浩在桌子上快把自己手机拍碎了,“你最大的优势是好看!记住!好看!”

 

“这我知道呀。”

 

“那就麻烦您在酒宴上把自己捯饬的光彩夺目顾盼生姿乌衣风流六宫粉黛无颜色好吗!”

 

“……你会的成语还挺多。”

 

“我家老爷子是作家!”

 

“哦。”

 

 

 

10

 

“他有什么健康方面的问题吗?”程皓写写画画。

 

“好像头疼,在我们中医科蔺主任做过按摩。”

 

“你回去仔细咨询一下,好好学一下这个手法。”程皓本来想露一手,一听这位大神,得,班门别弄斧,弄巧不如藏拙,让专业的来。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别告诉我是看新闻联播看上人家了。”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一助张铭阳张总跟边上听半天,十分好奇。

 

“有一次他来我们医院探望住院的老干部,我做完手术胃病发作,帮了我一把。”

 

张铭阳咋舌,“这年头还讲究大恩无以为报但求以身相许呢?”

 

“怎么说话呢。”凌远作色。

 

“行吧,起码说明他喜欢病美人这一挂的。”程皓看了一眼凌远,眉眼如刀,脸色苍白,腰肢纤细,弱柳扶风,因为生气蹙着眉头,的确有那么点儿林妹妹的劲儿,贱笑着跟张铭阳击了个掌。

 

“这长得好看的人就是有优势啊,身体好那是健康的美,身体差那是病弱的美,脾气好那是温柔可人,脾气差那是傲娇美人,啧啧。”

 

你们选牙科专业就是因为患者不能怼回去好耍嘴皮子吗?

 

凌远气成河豚。

 

 

11

 

“缪斯出现后一切听我指挥。”程皓躲在贵宾休息室塞上入耳式蓝牙耳机,他们不敢叫大名,给目标人物起了个代号。行动搞得神神秘秘,跟间谍片儿似的,宴会主人谭先生听见差点喷出香槟来,觉得他们真是怕进去的不够快。

 

“按咱们说的,开场要光彩照人,怎么散发魅力怎么来,跟公孔雀求偶似的,这个您自己个儿发挥,啊。”

 

凌远光彩照人。

 

“缪斯过来了,人都围上去了,适当表现自己,不要阿谀奉承,他这样地位的人,最不吃这个,说话不在多,在精,要有趣,还要有力,做到不卑不亢有礼有节。”

 

凌远有礼有节。

 

“他脸色不好,可能是环境太吵再加上喝酒,犯了头疼,你帮他简单按几下,点到为止,记住了一定要点到为止。”

 

凌远点到为止。

 

“然后你胃不好,他知道,喝了酒,要脸色苍白,眉头微微皱起,但是不要表现的太明显,现在只是铺垫阶段,等会儿我让你发挥你再发挥……唉唉唉你怎么提前倒了?!”

 

 

12

 

鸢飞鱼跃,草长萍移。

 

程皓一身风骚的白色运动装站在场边看着两位成功人士并肩在高尔夫球场移动,比分此消彼长,露出姨母般欣慰慈祥的笑容。

 

过了一会儿,凌远找借口溜到他这边,跟他握了握手,“谢了,哥们。”

 

程医生谦逊点头致意,等他走后,将掌心的尾款支票展开,塞进上衣内袋,与明氏集团开出的那张叠好放在一起。

 

好天气,好年景,这可真是庆余年佳偶天成,贺事业节节攀升。

 

 

END


靳东水仙相关链接 


评论 ( 68 )
热度 ( 321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