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到爱】Wonder(八一远,4,昨天忘了发)

原作:鬼吹灯、到爱的距离

人物:胡八一/凌远

分级:……目前G吧

梗概:凌远的身体有一点小缺陷,而发小没有发现

被忽悠着把以前写了一点的旧文扔出来,日更几天(然后就坑了



4


第二天凌远一大早就去上班了,走到门口,犹豫了一分钟又转身进厨房从冰箱里取了一份虎皮蛋糕和一盒早餐奶一并摆在餐桌上,谁都能懂什么意思,就没留纸条,假装自己尽到了地主之谊。


胡八一的资历和勋章足够让他挑到西长安街去,可他不耐烦坐在体制内混级别,选了自主择业,拿着一大笔钱和每月不错的工资做“无业游民”,把他老子气得半死,差点抽皮带上家法,好不容易逃出来,当然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两口吞了蛋糕,不知道算早餐还是午餐,气消了不少,哼起小曲刮胡子,想起他俩上学时老背着大人在学校门口买蛋糕吃,啧啧,往事不堪回首啊。


吃了人家的早点,还不得投桃报李,胡八一十二点不到亲自下厨给自己炒了两个菜,他这种十一点吃完十二点饿的铁胃,蛋糕也就勉强塞个牙缝,丫的凌远得羡慕死,想到凌远,胡八一有点为难,挠着头拨出一份菜装盘拿保鲜膜包上,还个人情。


吃了饭约上王胖子上潘家园,王凯旋这几年混成了地头蛇。一说起房子立马拍胸脯叫他搬到自己住的胡同去,俩单身汉搭个床没一点儿问题,什么知识分子臭老九,最不待见这种人,咱跟他玩什么玩,胡八一深以为然,张嘴就应了,但好歹有两家长辈的面子情,不好意思刚来就走,这不是摆明了嫌弃人家么,人还辛苦给他收拾了一通房间,于是说好过几天再过去。


他俩在这还有个老熟人,混号叫大金牙,混得开,吃了东头吃西头,早年胡王二人摸索着进了几个古墓,捣鼓出来的东西都是他给收拾的,俩人跟着到处转悠,涨了不少见识,这才从原来的“麻瓜”变成行里人(原本外行愣头青不叫这个,胡八一跟风看了几本魔法小说硬是给人家改了切口)。


胡八一手上正好有点钱,大金牙牵线搭桥收了两个小玩意儿,到不算什么价值连城,就是看着对眼,有趣,一只玉雕的猫,气呼呼地袖着手,趾高气扬,让胡八一想到他那发小儿,也不是坑里出的,能带,回头走的时候送他当谢礼好了。


他打小儿就属鹰的,放出去叫不回来,在外头浪到大半夜,凌远倒是想着家里有客,难得暗时下班回家了,桌上竟然有饭菜,凌远有点措手不及,愣了半天,端着看来看去,应该能吃,还是进微波炉滴了一分钟,口味差强人意。凌远一个人吃了饭,看了会儿文件,想等等那位大爷,但实在累的厉害,就躺床上等,这话也就骗骗自己,几分钟就睡过去了,到他熟睡,胡八一都没回来。


第二天凌远出门时注意到胡八一的鞋回来了,整整齐齐摆鞋架上,就照样给他留了早点,晚上又没等到人,但照样有现成的饭吃。两人作息仿佛隔着时区,竟一连几天没有照面儿,但默契地形成规律,一人负责早饭,一人负责晚饭。


家里有饭吃,食堂和饭局立刻降低吸引力,虽然一个人吃,凌远还是下班回家开微波炉。直到几天后,凌远回来,桌上不止两盘菜,盘子底下还压着张纸条,字体是他熟悉的张牙舞爪、铁画银钩,“你 TM到底批发了多少虎皮蛋糕?!”


凌远喷笑。


其实他自己不吃那玩意儿,消化不了,胡八一专供。


第二天起床胡八一抓狂,还是那玩意儿,底下有一张回执,“再吃一周 /炒菜少放点盐。”


当天胡八一将冰箱里快过期的蛋糕卷尽数打包到潘家园喂了大金牙家的野猫崽子,而凌远吃到了有生以来最咸的一顿饭。


 

TBC

靳东水仙相关链接 

评论 ( 41 )
热度 ( 130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