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到爱】Wonder(八一远/5)

原作:鬼吹灯、到爱的距离

人物:胡八一/凌远

分级:……目前G吧

梗概:凌远的身体有一点小缺陷,而发小没有发现

被忽悠着把以前写了一点的旧文扔出来,日更几天(然后就坑了



5


胡八一入住后快一周两人终于打了照面。


那天胡八一没在外头浪,下午按时回家,冬天日短,天已经黑了,钥匙一拧门就开了,里头黑着,八一心生警惕,从后腰摸出半块玉砖来颠了颠,玄关没有凌远的鞋,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丫的毛病多,胡八一早就注意到他竟然每天在卧室换鞋,大老爷们的在自己家还怕人看?毛病。


绕到餐厅,坐着个黑黢黢的影子,吓得胡八一差点把砖砸过去,开了灯就想骂人,“你丫有病吧,回来怎么不开灯啊,我这砖可不是闹着玩的,就你那脑袋瓜子,一下能开三个!”


凌远一个人黑灯瞎火坐在餐桌旁,愣愣地盯着桌面发呆,被胡八一一喊才回过神来,抬头看他,神情还有点呆,“……我还以为你又走了。”


“什么跟什么呀,”胡八一撂下玉砖,被他气得翻白眼,“这不是中午被王胖子,就我们院儿那个,你见过,跟气球似的,现在瘦多了,被他叫出去吃涮羊肉,没做饭,怕你回来没饭吃,巴巴跑回来,让你吃顿新鲜的。”


胡八一扬起手,几个五颜六色的塑料袋,他人高马大,外形落拓不羁,提着一兜子菜,还攥着两根葱……荒诞的像是电影里走出来的人物。


凌远终于笑了,胡八一莫名松了口气,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担心个什么劲儿,“你也是,那么大院长,留学的高材生,也不知道上去看看我行李在不在,就走啊走的,自己跟着瞎担心。”


“忘了。”凌远撇嘴,“今儿吃什么?”


“你丫那胃能吃什么呀,萝卜白菜,白菜萝卜,挑一个。”


“不吃了。”


“好好给你做点好吃的,”胡八一逗他,看他表情生动,恨不得像小时候一样揉两把他脑袋,不过现在那上面估计有二斤油,还是算了吧,“乖。”


“滚。”

  

两人拌几句嘴,好像忽然之间少年时代的熟稔就全回来了,这十几二十年的分别跟不存在了似的。


“好吃的就是南瓜粥啊?”凌远长长嘘了一口气。


“咱爸可是叮嘱我了,你那破肠胃,比当年远过之而无不及,大人说话都不听,还整天跟人陪酒,陪酒,切。”胡八一嘴角抽搐,他刚听这句话时完全想象不能,当年那个青涩幼苗豆芽菜跟人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不过现在见了人嘛,还是挺人五人六的,像是那号人了。


“咱爸咱爸,有本事跟你自己爹亲亲热热去。”凌远极其不屑,能耐大就扛过胡司令的鞭子再来教他怎么做儿子怎么孝顺亲长。


“你这人怎么好赖话不分啊。”


“我说什么了我。”


“行了行了快吃快吃,吃完咱俩超市补货去,再别让我看见那虎皮蛋糕。”


“你以前不是挺爱吃的么?”


“你也知道是以前啊。”老子以前喜欢的还是姑娘呢。胡八一腹诽。


“不去,我还有工作呢。”凌远坚定拒绝。


“啧你这人,吃这么多不消化消化啊。要不了多久,回来再工作。”


“远。”


“不远,开车去。”


“没车。”


“我有,成不成。”胡八一忍着脾气,凌远这长相这模样这打扮,可真不像没车的人,不过想想人家一院之长,有专车有司机,也就想通了。他朋友多,一回北京就争着要给他提供代步工具,有发小儿直接给开来个红旗,他没要,嫌扎眼,收了个黑色路虎,开着挺顺手。


背叛了做饭的人不洗碗原则,胡八一主动洗了碗,硬把凌远拽了出去,塞进车里。凌远住在第一医院家属区,走到医院门诊大楼不到十分钟,平时走路上下班,医院门口那个超市本质专供探病的金主,贵的要死,他们去了几公里外的华联。


“你平时怎么吃早饭啊?”胡八一推了车,车里放了框。


“虎皮蛋糕。”


“真的假的?”


“假的。”凌远毫不犹豫,“路边放心早餐,或者食堂,或者……”


“什么?”


“虎皮蛋糕。”


“……”胡八一心累,“这个梗过不去了是吧。”


俩人在门口拿了酸奶,胡八一不喝,凌远知道这玩意并没有任何健康功能,但还是拿了,谁让它摆在门口。胡八一一路挑挑拣拣找自己爱吃凌远能吃的生鲜蔬果,一回头发现凌远人早就没影了,仗着个子高眺望一圈都没看见,算了算了,估计躲哪偷懒去了,反正丢不了,胡八一挑了除了虎皮外的各种面包蛋糕点心小吃,买了菜,称了肉,拿了几袋乌冬面,买了两提可乐,两箱雪糕,部队呆久了终于放风,他打算好好吃一顿,车子已经堆成了小山,想起凌老爷子说凌远还养了两条狗最近在他那,胡八一又称了一大袋子骨头,反正凌远那个双开门冰箱容量足够大。


最后推着小山一路原路返回,果然在酸奶区捡到个院长,找个犄角旮旯的台子坐着盯着手机,天知道是像他说的看论文还是在玩消消乐。


“您还挺会找地方。”


凌远抬头,跟没事人一样收了手机,好像刚刚逃脱劳动的不是他一样,“好了?”


“嗯哼。”


“有病吧你,大冬天的吃冰激凌?你自己买的自己吃完,我可不帮忙。”


“也没指望你,说得好像夏天你就能吃一样。”


“……”


凌远跟着推车的胡八一走到路虎屁股后头,看着他一样一样提着往后备箱放东西,一点儿要抬手帮忙的意思都没有,胡八一从小也习惯了,他们这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爷,除了抱个衣服水壶能指望他干什么活啊。


他大爷的。


命好。



TBC


靳东水仙相关链接 

评论 ( 32 )
热度 ( 104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