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到爱】Wonder(八一远/7)

原作:鬼吹灯、到爱的距离

人物:胡八一/凌远

分级:……目前G吧

梗概:凌远的身体有一点小缺陷,而发小没有发现

被忽悠着把以前写了一点的旧文扔出来,日更几天(然后就坑了



7


胡八一忽然忙碌起来,每天有规律进行大量运动之后就出门,常常大半夜的才回来,还大包小包带着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凌远吃不上饭了,有点不高兴,“你最近生活挺规律啊。”


胡八一端着一壶云雾经过书房门口,“要茶吗,很淡的。”


凌远冲着自己保温杯点点头,胡八一进来给他斟了茶就飘出去继续踢里哐啷忙活。


胡八一端着一壶白芽经过。


胡八一端着一壶橙汁经过。


胡八一再次飘过,端着一壶清水,泡着几个枸杞,向他示意。


凌远再次拒绝了。


“怎么着,你是有晚上十点以后不喝水的习惯?”


凌远没理他,终于问出几天来的疑惑,“你最近很忙?”


“啊?啊,算是吧。”


“你也有的忙?正事?”


“啧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就没正事了似的?”胡八一为自己抱不平。


“难道你这些日子不是每天都在跟狐朋狗友吃涮羊肉吗?”


“您这语气真跟我对象似的。”胡八一撇嘴。


凌远大惊,“你有对象?”


“你呀。”


白眼。“神经病。所以你到底在忙什么?”


“有个朋友有桩生意,叫我们哥几个去跑个腿帮几天忙,准备准备行头,”胡八一喝完水嚼着枸杞,心里感慨他这三十出头大小伙子竟然都开始养生了,一边下墓一边枸杞,挺好,你说凌远?凌远估计从三岁就开启养生模式了,“估计得去个一周两周的,不能给你做饭了,你自己吃啊,注意着点,你那破肠胃,现在什么地沟油的那么多,回头吃出问题来咱爸怪罪我。”


凌远已经懒得纠正这称呼了,“没什么危险吧。”


“嗨,能有什么,光天化日法治中国。”


凌远一个字都不信,从小到大胡八一就没干过不危险的事。不过他能怎么地,哪次不是眼巴巴看着他折腾啊,“注意安全。”


“诶!”


半个月后,胡八一和王胖子肩并肩躺在金黄色的沙海中,被烈日炙烤,“胖子,想什么呢?”


“烤羊腿,”王凯旋讷讷,“你呢?”


“我媳妇。”


“什么?!”王凯旋突然跳起来,扬起满捧沙子扑在胡八一脸上,“你什么?!”


“我媳妇。”


“你他妈什么时候有媳妇的我怎么不知道!”


“指腹为婚。”


王胖子瞪着铜牛大的眼睛听他说。


“娃娃亲。”


“发小儿。”


“青梅竹马。”


“聪明漂亮。”


“身材纤长。”


“体质孱弱。”


“家境优渥。”


“事业有成。”


“……对我们的革命事业非常有预见性。”


“就是爱撒娇,脾气有点不好。”


“撒娇怕什么,自己媳妇撒娇那是情趣,”王胖子急的跺脚,“还不赶紧娶回来,难道你还真等着娶美国妞儿啊,胡八一我跟你说,你丫要是敢鬼迷心窍对不起我亲嫂子我可饶不了你!”


“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毛主席他老人家说,我们革命小将面前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屁,毛主席什么时候说过,”胡八一挣扎几下坐起一点,又整个倒下去,“可惜呀,他是个男的——”


“男、男的?你大爷的胡八一你耍我——”


“哈哈哈哈——”


从雪山大漠侥幸逃生,肾上腺素飙升让胡八一找回了点特种兵大队的感觉,迅速结下新的兄弟情义。一身黄沙老泥,取了车顾不上大金牙催命的几十个夺命电话,先回家洗洗,谁回家还不找掌柜的点个卯是吧?


“凌远你看我淘了个什么宝贝!”推开门刚嚷了一句胡八一就收了声,急忙开灯去找刚才耳边粗重的喘息呻吟。


他们家凌大院长果然正像个烫熟的虾米一样将自己紧紧卷起来,蜷缩在沙发一角,抱枕死死压在上腹部,拳头快要顶进胃里去,双目紧闭眼角带泪,牙齿死死咬着嘴唇,整个人扑簌簌哆嗦着,疼的昏天黑地连胡八一开门进来都没听到。


胡司令吓得不轻,扔了行了就扑过去,“凌远,凌远,小远?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


凌远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发软,从嗓子眼到胸口都又闷又疼,像被干涩的锯末填满,胃里锐痛,牵引辐射,浑身哪哪都痛起来,更是翻江倒海,恶心难受的厉害,只是硬生生忍着,更不用提腿脚被塞进绞肉机一般的痛楚了。本来就烦闷恶心,被胡八一一动,再也忍不住呕吐感,“盆……”


凌远说着已经从沙发上挣扎着探出半个身子,哇的一下要吐,胡八一想抱他去洗手间,凌远整个人软绵绵地根本拽不起来,只好手忙脚乱就近抓起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儿接在他嘴巴底下,凌远似乎将五脏六腑都呕出来了,整个房间瞬间弥漫着酸臭气味,直到最后变成干呕还停不下来。


胡八一给他拍了会儿背,看他吐不出什么,把秽物端去倒掉,又接了杯清水来让他漱口,凌远吐得满眼泪花,擤了擤鼻子,清理酸痛堵塞的鼻腔,半晌才终于扑在沙发垫上无力喘息。


“祖宗,您这又是怎么了?着凉了?”胡八一手放在他背心,也累得够呛,“没被粽子吓死,差点被你吓死。”


凌远想问粽子是什么,但脑子现在一团浆糊,也没力气说话,就由着他叨叨。


“真是白叮嘱你了,自己的身体自己上点心行不行,现在又不是当年,还有个老师家长照看你,你说我要是没回来,你怎么办?”


当年他也没少照顾啊。


“你不是回来了么。”凌远被他说的心烦,能怎么办,一个人吐一个人收拾呗。


胡八一看他神色恹恹的,也不再说,给他拽个薄毯搭着,“行,你歇会儿,我也收拾收视。”


胡八一清理了地板,洗干净盆,看看自己还灰头土脸的,顺便冲个澡,洗掉三斤老泥,出来刮胡子,再用刮胡刀凑合着把头发剪了剪,从门缝看凌远还睡着,没什么事,这才坐在浴缸沿儿上看大金牙的短信,“恭喜胡爷凯旋,这趟有什么收获?给咱开开眼?”


“北宋汝窑青瓷无纹水仙盆,”胡八一嘴角一抽,“刚洗干净。”



T.坑.BC

靳东水仙相关链接  

评论 ( 37 )
热度 ( 136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