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中道(2,谭安)

 

第二章

 

 

安迪到了谭宅,跟老友谈话结束,终于身心放松,一觉睡到日上三竿,谭宗明挨个叫她母子俩起床。他虽然安排了儿童房,但以为Tommy会跟安迪同住,没想到小孩子安安静静一个人起卧,抱膝侧躺蜷缩在大床中央,像茫茫大海上一叶孤舟。

 

早餐安迪要吃中式,谭宗明怕小孩子吃不惯,还是托盘单独上了一份儿童套餐,麦片牛奶面包什么的。紫檀木的四方桌,谭宗明居中,安迪和Tommy一左一右相对而坐。

 

“怎么不用你的豪华餐厅了?”

 

“一个人坐十米长桌,我脑子秀逗啦。”谭宗明看一眼Tommy,安安静静埋头吞咽,两腮鼓鼓的,像只小松鼠,头发还支楞着,顺手给他抚了抚,Tommy抬头看他一眼,没有反应,继续低头吃饭,“平时我自己都在这层起居,你要是真想坐那,咱们挪下去?”

 

安迪当然只是玩笑。

 

小馒头炸得金黄,安迪用筷子扎了一只,沾了点炼乳,边吃边谈正事,“要结婚的话,我们的资产怎么办,保持独立好不好?”

 

“你还怕我占你便宜啊?”

 

“我是怕你给我便宜占。”安迪侧目。

 

“好,律师下午就过来了,让他处理。”

 

“那正好,也请你确定遗嘱,不要把他加入份额。”安迪吃完一只,犹豫地看着小馒头和旁边的菜卷。

 

老谭无可无不可地点点头,看见Tommy使劲伸长手想去碰桌子中间的果酱,拿起来看了看,老爷子喜欢的杜鹃花酱,他虽不在国内,仍是常常更新,“要这个?”

 

小仓鼠点点头。

 

谭宗明一边看着安迪纠结的样子好笑,一边拿过一片面包,用餐刀抹匀果酱,递给Tommy,看他嘴巴张的大大的一口咬掉一角,与安迪动作整齐划一,随手擦了他脸上的酱汁,想着二人看起来不算亲近,倒真是亲母子。

 

“对了,Tommy有中文名吗?”

 

“还没。英文名是你起的,小包爸爸本打算周岁时给他中文名,结果我俩闹的一发不可收拾,就拖了下来,你觉得呢?”

 

“叫谭其安吧,其字辈,过一阵家里人都知道了再序齿,我懒得算排行。”

 

“好。”安迪耸耸肩,无意见,对她来说英文名足够,中文名只是个备注。

 

Tommy大概知道在说他的事,终于抬起眼睛,隔着大镜框亮闪闪的盯着他,谭宗明看到那双眼睛,就知道,这是个聪明孩子。他微微俯身,靠近孩子,温柔摸了摸他头发,“好听吗?”

 

孩子没有回答,再度移开目光,聚焦在食物上。

 

“你那些小嫩模呢?”

 

谭宗明应付两句,懒得回应调侃,知道安迪要回国暂住的当天,谭宗明就写支票给现任“女友”,请她收拾行囊搬离,以他的智商和对安迪的了解,接到电话的时候,就预设自己大概要为人夫为人父了。

 

“可怜,”安迪撇嘴,也不知说谁,“未婚妻真不要你了?”

 

谭宗明眯起眼看她,吩咐管家,“明天起只给太太准备咖啡面包……”

 

“我错了我错了,不该戳人痛处。”安迪急忙扯着老谭袖子赔笑。

 

提到这个,老谭是真没脾气,那位王家小姐可比他洒脱的多,二人婚约是早年家里定下的,据说她祖上是明老爷子牺牲了的战友,两人也勉强算是见过,但都忙着自己的事,没什么意见,结果那位生物学博士最后跑去非洲大草原研究狮子了,还试过披着皮毛在狮群里抢生肉吃,谭宗明觉得这是个疯子,明楼倒很激赏,拍案大笑,说女孙不输乃祖。

 

前次这位神人终于回到人类族群,发了封邮件,说对红色的非洲大地爱的深沉,暂时没有回归打算,要解除婚约,怕耽误他“青春”。谭宗明气得不行,除了初恋那次被家里拆散,从来只有他甩人,还没人敢给他脸色看。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第二次,还在跟非洲热恋期间,又发了封邮件,问他要不要合作代孕几个孩子,基因优势互补,强强联合,希望男女数量均等且总数为偶,便于双方平分,还可以顺便延续家族友谊。谭宗明气得叫人远程送了头狮子幼崽给她,从此再没音信。

 

连安迪这样不懂人情世故的人看着那两封邮件的截图也狂笑了好久。

 

“你要不要去见见你那几位小朋友?”

 

安迪拧着眉头,有点犹豫。他们的微信群开始活跃异常,每天如同刷屏,后来随着安迪赴美、曲筱筱搬回家中别墅、王柏川和樊胜美买房、关关考了公务员,大家如各奔前程,说话的人就越来越少,安迪原先屏蔽了这群,几个月后偶尔想到会怕是自己错漏了点开查看一下,最后也就彻底忘到脑后,只有逢年过节曲筱筱和樊胜美的群发祝福了。

 

“算了。”

 

“中午还有。”谭宗明把她眼前的盘子推开,想了想,“要不你在群里问问,要不要聚一聚,你在上海没什么朋友,嫁进谭家后如果有小心事恐怕更没处说去,我看你之前跟那几位小朋友玩的不错,这种朋友嘛,断了容易,恢复联系也容易。”

 

“好吧,我试试,万一……”

 

“那就再找呗,你谭太太想交朋友还怕没人吗?”

 

“你那些朋友……”

 

“唉你还别说,我那些朋友恐怕是你在上海能认识的质量最高的一群人了。”老谭笑眯眯的,像揉Tommy一样揉了揉安迪的头发,被气呼呼地打开,仓鼠悄悄看着,“走着看嘛,总能碰到几个志趣相投的。”

 

“最后一个问题,提前问好,以防理解不同,”安迪竖起食指,“婚后需要尽夫妻义务吗?”

 

谭宗明差点喷出咖啡来,“那需要彼此忠诚吗?”

 

安迪愣了一下,摇摇头。

 

谭宗明摊手。

 

安迪声音越来越低,“我就是问问。”

 

谭宗明微笑,“大家都是成年人,有正常欲望,别叫媒体知道就行。”

 

“你还是先管好小嫩模们吧。”安迪没好气。

 

谭宗明一脸坏笑用胳膊肘悄悄撞下安迪,转头避开孩子,“说起来,你跟包子分居后遇到过人吗?”

 

“没有。”

 

“真的?”

 

“好吧,在一个乡村酒吧,有过两次,不过都是一夜情,没有后续故事。接触陌生人,我身体反应还是有点敏感,除非他特别富有肉体魅力。”

 

“那就好,别再来一个Jimmy,混血可就麻烦了。”

 

安迪瞪他,谭宗明笑着帮她给豆浆加糖,“我无妨,你随意。”

 

 

 

TBC


第一章

前情背景见《忘年》。


评论 ( 50 )
热度 ( 157 )
  1. 七色乳酸君周六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