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中道(谭安,第五章,遛一下小远)

-

第五章


谭宗明觉得眼睛要瞎。他家凌远小爷竟然是骑着马来的,从庄园外一路疾驰直到厅前,马蹄高扬,在池边一点,稳稳落在水座边,难得安闲凑在一起下围棋的一家三口嗔目结舌看着他。

 

“安迪姐姐!”

 

少年未语先笑,朗声叫人。安迪不由跟着笑了起来,她上一次见老谭这外甥还是四年前,五六岁的小东西,聪明的要命,最会甜言蜜语讨女孩子喜欢,是明老爷子心肝宝贝,现在一晃竟这么大了,小少年的样子,干干净净,刚开始第一轮抽条,圆圆的脸蛋消了下去,隐约显出几分英俊的样子。

 

“什么姐姐,该叫舅妈了。”

 

“年轻好看就是姐姐。”凌远不服。

 

“谭宗明接旨。”少年掏出一本窄长的书,假假双手托着,故意摇头晃脑,突然来了一句,“舅舅你肾亏好了没?”

 

谭总明一口茶喷了出来,急忙看着安迪,不知该如何解释这老旧的恶作剧,无奈叹气,从凌远手中抽出明楼送的棋谱,恶狠狠盯着他,“臣领旨。”然后反手用棋谱狠狠在马屁股上抽了一记,马儿长嘶,就要撒欢,吓得凌远手忙脚乱拽住缰绳,跟着马一起跑走了。

 

“这小混蛋。”转头看着安迪母子,“看看,知道什么叫封建礼教什么叫恃宠而骄了吧?其安可别跟他学。”

 

安迪笑而不语,谭宗明注意到其安眼睛亮晶晶的,身子前倾踮着脚脖子伸得长长的,像头小呆鹅一样神往欣羡地看着凌远跑马的背影。

 

“想骑马?”

 

其安踌躇了一会儿,使劲点头。

 

谭宗明便抱了其安拽着安迪去换骑装。他的手在平常穿惯的红色马甲上顿了一下,转去拿黑色那套,却被安迪拦住,取下来笑眯眯在他身上笔画。

 

谭宗明纳闷,“你不是不喜欢红色吗?”

 

“穿在你身上,就不怕了。”安迪低声。

 

谭宗明忽然心里一热,腾上些不知来由的喜悦。

 

最后他们一家三口,谭宗明和其安一大一小两套深红色骑装,安迪一身黑色,干练又紧致,各自戴好头盔,谭宗明把其安抱在身前,放马追凌远去。

 

凌远一见他来,打马就跑,生怕乱说话挨揍,谭宗明跟了上去。按说他娴熟又专业,拿下凌远不在话下,不过凌远年纪虽小,悟性极高,这几年跟着老爷子,被调教的实在技术很不错,况且谭宗明带着孩子,主要是玩,并不打算动真格,两人最后就一直并驾齐驱跑了几圈,一路打打闹闹,互相使绊子,安迪在后面跟着,看孩子气的老谭,乐的不行。

 

其安十分开心,手舞足蹈,像小动物一样热爱这活动,还被谭宗明握着小手摸了摸马的鬃毛,恋恋不舍的,算是个意外收获。

 

最后谭宗明揪着汗津津的凌远和其安去沐浴更衣,这小爷嘴上厉害,身体实在差劲,万一见了风着个凉他可赔不起。毫不意外地凌远对这个突然多出来的弟弟十分好奇,围着人打转,被谭宗明抓着丢到一起去了。安顿好两小,谭宗明转身回了自己书房,安迪已经窝在沙发上看电脑了,见他进来,似笑非笑望着他。

 

“安迪,你别听那小子胡说啊,我身体可没问题。”谭宗明被那目光一照,急忙解释,安迪闭口不谈,又笑着移开目光。她不提谭宗明可不能不提,是个男人也不能放任自己落个这名声,“真的真的,孩子没大没小的,还不都是那年我被他吓出一身冷汗,这小子才四五岁,就从他爹那学的给人诊断,信口胡说。”

 

“唉安迪你别笑,你可得相信我呀……”

 

“可怜我一世英名呀……”

 

安迪偏过头闷声笑了半天,忽然两条长腿一挑,从沙发上下来,走到老谭身前,戳了戳他浴衣下紧致的胸肌,“要不,证明一下?”

 

“怎么证明,我现在找七八九十个嫩模来?”谭宗明心跳加速,故作纯良。

 

“小马过河,我比较相信自己的判断。”安迪娇俏的笑着。

 

谭宗明顺着她动作坐在沙发上,安迪跨坐在他腿上,柔软纤长的肢体压在身上,男性的本能开始推动肾上腺素攀升。下身硬的垒起肿块。

 

安迪伸手摸了摸他湿漉漉的头发,眼前都是老友刚才马场上驰骋纵横的样子。身材结实,肢干匀称,举手抬足从容不迫,十分自信,平日的休闲装换了靴子马甲,愈发显得高挑挺拔,姿容俊美,让她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喂喂喂你考虑好啊?”谭宗明最后履行一下警告职责。

 

安迪真的停下来想了一下,“我们当时说的是不必履行夫妻义务,但也没说不行吧?”

 

“这倒是。”谭宗明也被带偏,分出一丁理智思考。

 

“朋友之间也可以做爱?”

 

“好像也没人规定不行。”

 

“So…Can I?”安迪若有若无在谭宗明胸口画了一个圈,终于彻底将火点燃,谭宗明喘着粗气看了她几秒,突然一个翻身,交换位置,将这具凹凸有致的肉体压在沙发上,证明起自己的健康来。

 

 

 

TBC

全文链接

感觉自己脑抽,为什么会写起了有夫妻之名也有夫妻之实的朋友关系(什么玩意(?




评论 ( 53 )
热度 ( 175 )
  1. 七色乳酸君周六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