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中道(谭安,第六章)

-

第六章

 

 

“老谭,想不到你技术这么好。”安迪捧着脸,眼神迷离地微笑着注释谭宗明。

 

谭宗明心里呕血,从二楼突出的小茶座看了一眼底下打闹的两个孩子,凌远正追着其安满屋子跑,抓着一大把孔雀翎要让他学跳孔雀舞,他向前压低身子,咬牙质疑,“安迪呀,你就只会说这个吗?”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怎么可能不对,可问题是,“难不成我就技术好这一个优点?体力呢?温柔呢?尺寸呢?经验呢?能不能不紧着一点夸?”

 

“都好呀,技术格外好而已,不过小包体力也好。”

 

“与我感觉比他如何?”多成熟的男人在这方面都有点莫名其妙的攀比心。

 

“经了你这,我才确定,以前自己确实有身体障碍,哪怕面对最荷尔蒙失控的小包,我也是紧张的要死,勉强才能放开。与你却全然不同。”

 

“那也不能这么说,”谭宗明故作嗔怪,终于忍不住笑起来,“起码在外面别乱说,别人还以为我怎么了呢。”

 

“以前倒不知谭总还忌讳人言呢。”

 

“以前是以前,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了。”

 

“好啦,下次换着花样夸你就是,再说哪里就有别人了。”安迪仍笑眯眯的,他们乍一接触,不由惊叹于彼此的契合熟悉,竟毫无阻滞地融化在一起。当真是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安迪分居日久,自她回来谭宗明忙着这一摊子,也没有过房事,两人干柴烈火,一点就着,故而有了再一再二,就有再三再四,这几日竟大半是在床上度过的。

 

“我要去公司,顺便带Tommy去看欢乐颂的旧居,你在家?”安迪穿着职业套裙,掏出小镜子涂口红,头也不抬地确认行程。登记后她说卖了欢乐颂,谭宗明坚持留着,说不管是谁,感情多好,都有个磕磕绊绊的,女人一定得有个自留地,摔门而去都有底气,离家出走也不至于真丢了。

 

“嗯,这儿。”谭宗明隔着小桌从她手中抽走口红,无名指从唇边抹去一线,将下唇收紧了些,端详一下,满意点头,顺手将指尖的口红抹在她腮上,安迪瞪他一眼,拍开那手,自己拿粉饼将浅红湮开。

 

这几年盛煊走上正轨,谭宗明便大胆放开具体权力,自己做了董事长,找别人管事,去公司更少了。他现在穿着亚麻居家套装,喝自己六杯espresso合兑的超浓咖啡,看着安迪当当当当踩着高跟鞋下楼,拽着Tommy后领将人和羽毛分开,弯腰捏了捏凌远那张与少年谭宗明酷似的俊脸,使劲在脸蛋上亲了一下,留下两瓣红红的印子。

 

谭宗明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懵呆的凌远身边,一大一小两个男人一起看着谭其安双脚蹭着地面挣扎却被强行拖走的背影,不约而同叹了口气。

 

谭宗明看着刚到他腰的外甥。

 

少年摸着脸上的口红印哀伤,“她再也不是我当年的安迪姐姐了。”

 

一巴掌扇在后颈,“当年个屁!”

 

·

 

谭宗明是在下午接到邱莹莹电话的,现在只有她还住在欢乐颂,找了个新室友。

 

把凌远丢给隔壁小邱,谭宗明自己去开门。他想着有其安,就把小远也带上了,好不容易借来的人就要好好压榨,不是,使用。这小子也好事,没等他开口就跳上了车坚决要来看热闹。

 

一进去就是一地依云矿泉水,谭宗明小心避过,心里发沉。包奕凡和安迪关着门在卧室吵架,其安抱头捂着耳朵蹲在门口拼命缩成小小一团,使劲闭着眼睛,张大嘴巴无声的尖叫,拳头紧紧攥在一起,露出青筋,近乎抽搐。太像安迪发作时的样子了。

 

谭宗明急忙跨了两步将孩子抱起来,紧紧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后背,“没事没事,其安不怕,不怕,妈妈马上就说完话出来了,小远哥哥也来了,咱们先找哥哥去。”

 

先顾孩子,让那两个大人吵着,谭宗明将其安抱到隔壁,声音小了很多,又哄了一会儿,交托给凌远这个小机灵鬼,这才重新回去看顾安迪。

 

打开门怒火立刻腾地一下涌上来,保护欲和占有欲席卷而过,他能真诚地接受并祝福她的幸福,却决不能忍受她因任何人而狼狈不堪、情绪失控。现在的安迪,仿佛十九岁时被官司吓坏了的那个小女孩,整齐的头发披散着,精致的妆容哭花了,全身上下乱七八糟,疯狂地咆哮、怒吼、摔打手边一切能抓到的东西。

 

包奕凡也像个疯子,或许他自觉自己已经被她逼疯了。第一次见到安迪发作时他在惊慌之余更有一种浓厚的上当受骗感,毕竟婚前她从未发作过,也从没说过她会变成这个样子。他虽同意离婚,却像每一个男人一样在别人的裸体上不由自主想到前妻的好来,一时冲动跑来求和,没想到三句话不到他们又进入了每一次对话的死循环,疯狂与怒吼。

 

“小爷出去找女人怎么了!你往周围看看哪个男人不出去玩!不就是玩玩吗!还尽心尽力瞒着你不错了!你他妈别不知足!当你自己是谁?!管到爷们头上来了!你看看你自己!现在!你他妈就是个疯子!老子当初瞎了眼娶了你!你自己疯还不够!把我妈逼死还不够!还要让我儿子一起疯!把我们全家都逼疯你才知足是不是!”

 

“包奕凡!你这个流氓!无赖!瘪三!下三滥!你就是粪坑里的蛆!你瞎了眼,我才瞎了眼呢!嫁给你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现在我要修正这个错误!”安迪不遑多让,一个烟灰缸砸过去,碎在背景墙上,碎片飞过来划过包奕凡的脸,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口子。

 

包奕凡一下子气红了眼,抬手就扇了过来。

 

谭宗明一把抓住他手腕,将人扔的撞在墙上。对骂时他没去管,他知道新旧夫妻,吵架都一个样子,泼妇骂街还嫌词汇量不足,哪有什么体面优雅,但真动手他就不能坐视不理。

 

立刻挡在中间,握住安迪手臂,查看她状态是否撑得住,需要打针吃药。安迪抽出手双手紧紧攥着他胳膊,抖得厉害,像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只浮木,“老谭,老谭,我……”

 

谭宗明心都要碎了。他拍了拍浑身战栗的安迪,牵引着将人带到身后,抬眼扫包奕凡一眼,竟是前所未有的严峻肃杀,“小包总,吵也吵了,离也离了,这里是安迪婚前个人财产,没有产权纠纷,您再不走,恐怕会有麻烦。”

 

包奕凡看谭宗明开口,理智回复,本能地想要认怂,又多少有些不甘心,呛了一句,“谭总手够长的,您到底是她朋友还是男朋友啊?”

 

“我的确不是安迪的男朋友。”谭宗明淡淡应到,“我是她男人。”

 

 

TBC

1、最后一句梗有所出,有奖竞答,第一个猜到可以点梗

2、2500+了,按说该点梗,然而2222时的梗还有好些感兴趣的都没写,就不开了_(:з)∠)_,大家,唔,请大力督促我


全文链接


评论 ( 58 )
热度 ( 187 )
  1. 七色乳酸君周六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