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少年(一)



终于出现了,我幼院!帮忙配个图(via 背番号


儒门洒扫:

12月过完可能会时间多点,在这之前都是不定期更新

幼院粮食文~明楼&凌远的粮食粮食粮食。

就真的是粮食哈,不要想太多哈,~


谢谢@周六大和@背番号的授权,我终于开了头,相信我,我肯定要写完的。

只是如果一不小心觉得写的太崩了,就当做不认识我吧😭


——————————————



新市,实验小学的教学楼大厅。


年轻人顺利的接到了小学生,替他拿过小书包,正好收到老师发的单元小测试的考卷。小豆丁分数还不错。


“好嘞!我们去接你哥哥!”年轻人很满意,扬扬试卷,给小学生一个鼓励的眼神。


两人正是研三实习生明楼和小学三年级凌远。


“哦耶耶耶耶……!”一听说可以见到哥哥,小凌远快乐的欢呼,跟只小鸽子一样呼啦啦围着明楼蹦跶两圈,继而兴奋的展开双臂,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摇头晃脑的向前跑着,又像是发动马达的小飞机。


明楼身形颀长,脚步轻快,一边认真看着小凌远的语文试卷,一边还能分出心神注意着小孩儿不会在安全距离之外。只见小凌远欢乐的飞出一点距离,又“呜呜呜”的飞回来,小肩膀炮弹一样撞上明楼的腿,呼啦啦贴着明楼的腿肚子绕过另一边,鼓着嘴发出“卟——噗——哦——”的声音,绘声绘色的经历战争。


明楼瞅着机会好笑的低头问:“小远,知道牛奶是什么吗?”


凌远被打断,嘴里还是“呜呜——”的声音小了一半,仰起头思索明楼的问题,脸上兴奋的表情呆了呆,眨巴着眼看看明楼脸色,突然“哦!哦!”的大声呼笑着跑走,伸展的双手呼扇两下,继续“呜呜——”的像架小飞机一样盘旋着又拉开距离。


考卷上打着红叉的选词填空题,句子是,草地上有一群         。下边一排选项是“牛奶”和“奶牛”,这孩子也不知心思飞到哪里去了,一笔一划倒是工整,“牛奶”!


明楼哭笑不得的折起卷子塞进书包,嘟囔一句“臭小子!”,想想又算了,反正总不至于担心这孩子长大了还分不清。

何况,别有意趣不是?!




“哥哥,我哥哥今天放假了吗?” 车上凌远抱着明楼递过来的蓝色小水壶喝水,乖乖的系着安全带,终于静下来一小会儿,然而还是忍不住兴奋,眉眼亮亮的,望着明楼重复着问了快八百遍的问题。


“是,放假了。”

明楼好脾气的一笑,在驾驶座目不斜视,努力想着“哥哥”和“我哥哥”的区别。说起来,刚答应照顾下小凌远的时候,他也没想到这孩子还有一天能跟他这么亲昵。



凌远是明楼大姐认识的朋友亲戚家的孩子,父母都是新城的医生,一个月前因为突然被医院安排任务,双双派到偏远地方支援三个月,那里的条件,只容得下他们带去一个最年幼的孩子,城里就留下两个大一点的,一个初中的大儿子,因为住校倒也还算过得去,剩一读三年级的凌远,小学还没有借宿条件,再是乖巧懂事也需要有个人看着。

聊起凌大夫一家的困境的时候明镜正在跟好友搓麻将,一把牌推倒心情十分好,兼之因好友的缘故,家里头疼脑热的也常找凌氏夫妻咨询问诊,一来二去也不陌生。

明家长辈走得早,明镜对和睦温柔美满的小家庭十分钦羡和维护,于是一合计,古道热肠的拍板:

“没事儿,让小远去我们家在新城的房子住,那儿也在中心区,就在孩子的学校旁边,正好明楼要在那边实习,时间也宽松,我让他顺道看着点儿就成。”

朋友还在犹豫,但明镜的热情哪里是抵挡得住的?当下让朋友给凌大夫打了电话:“真的,别担心,桂姨也在那里,儿媳妇的月子也快伺候完了,没啥事儿,说要回来我这边。我就想呀,我们家明楼正好要过去实习,这少爷还不得把自己饿死,与其找钟点工,不如桂姨定期去打理打理。要我说,加上你们家小远正好,两个一块儿都照顾得到。这下正好,哎呀,我跟你们说,桂姨可真是个很能干的老妈妈,也很负责任的,跟了我们二十多年了,不会错的……”


就这样,凌大夫夫妇虽千般万般的不放心,但这又确实是目前最顶配的安排了,咬咬牙对不到八岁的凌远千叮咛万嘱咐,千万要有礼貌,千万要听这个哥哥的话,就三个月,爸爸妈妈很快回来。



明楼倒是无所谓,实习单位是导师汪芙蕖安排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都打算先看看。研三实习确实没压力,这段时间只需要顾着一下自己的毕业论文,顺道看个孩子也不是没经验。

可等看到凌远的时候明楼就彻底郁卒了,人前不好发作,心里头问候苍天:

说好的已经很懂事的孩子呢?!天哪这豆丁到学龄了吗?!说好的连吃饭都不用操心只需要晚上在家稍微陪一下呢?!这孩子真的能自理吗?!


大姐明镜看到明楼发来的小孩照片略微感到歉意,硬着头皮安抚他:孩子已经三年级了,据说很聪明很懂事的,哦呵呵我也才想起来以前好像说过凌大夫家里出了一个跳级读书的天才儿童,呵呵呵呵……真的不用你太操心,他会自己吃饭穿衣服洗澡,别让他一个人在家待着害怕就行了,哎,你看看你,人家这么小就能照顾自己,哪像你,还要人洗衣做饭……


对于稍不注意炮火就集中在自己身上这件事,明楼不想说话。


他瞅一眼大概被自己崩溃的表情吓到的小朋友,摆出和善的笑脸招招手,十足的大尾巴狼:

“小朋友,过来过来,你就是凌远?几岁啦?”


当时凌远小朋友垮着小脸,低头默默的抠着书包带,心想,哼!



啧啧,往事不堪回首。




凌远哥哥叫凌岳,凌大夫一家的大儿子,所在的中学离这所小学隔三条街,因为借宿,每个月放两天假,其实也由明楼看顾。

几分钟的距离丝毫不影响小凌远雀跃的心情。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哥哥了,一路上跟个陀螺一样不停,一时开心的数着红绿灯的秒数,一时又乐此不疲的给汽车配马达音。明楼好笑的摇头,把车稳稳的停在育才中学的门口。凌远双手捧着下巴扭捏的仰头跟他打商量:

“哥哥,我一会站在车顶上好不好,这样我哥哥下课才看得到我。”


明楼听着“我哥哥”的重音,眯了眯眼睛,心里头怀念还在读高中的阿城,看着小凌远就差摇尾巴的可爱模样,一把将人抱起放在车头盖上,留一手虚扶着,假装严肃:

“好,准你站在车上,不过不准往顶上爬,这是危险的事情……”


-tbc-

评论 ( 3 )
热度 ( 103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