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中道(谭宗明/安迪,7,全文完)


上期谜底:那句话出自《非凡女警》里Jeremy Renner饰演的Walsh警探, @你于我而言是心有归处 抢答正确,点梗要看院长照顾楼总,已完成,虽然有点不合格→小雪

 

-

 

7

 

包奕凡走后,安迪仍然歇斯底里,死死盯着他,“老谭,我怕要发作,你今晚一定看牢我,呆在我身边,哪也不许去,天王老子找你都不准去。”

 

“对了,别忘了我的保险箱密码,什么都可以改,我最喜欢的那位数字不许改。”

 

谭宗明本来提心吊胆,听她这话松了一口气,知道她理智的底线仍在,疯狂的基因没有冲溃大坝,扭过脸去忍住笑,举起双手投降,“是是是,我一个数字都不改,行了吧。”

 

安迪咬住下唇,拧过头去,藏起眼睛里的水汽。谭宗明轻轻叹了口气,笑意也淡了下去,两人忽然沉默下来,仿佛细沙在空气中一层层沉淀下来,不知过了多久,谭宗明再次叹了口气,重重的,然后终于走了过去,一步就将距离归零,张开怀抱,如十九岁那样,将这因受伤而尖利的女孩儿揽进怀里,轻轻拍了拍,“好了,没事了……倔丫头。”

 

被紧急召唤来的医生又被支使回去,司机留着,谭宗明难得放弃了驾驶座,凌远跃跃欲试,终于能坐前排,不待实施就被谭宗明一把揪回宽敞的后座,顺手扣上儿童用安全带,凌远悻悻。小其安自谭宗明伸手就死死搂着他脖子,整个人蜷缩在他臂弯里,老谭轻轻拍抚,微微低头鼻子埋进孩子带着奶香的后颈,看今天这一幕,他总算知道这孩子怎么被养成这样,又为什么这么轻易就张开双手接纳了自己,老爷子说的对,一点点阳光雨露就能让一颗干涸的幼苗挣扎求存茁壮成长,他想,他再也不要看见这孩子惊悸惶恐的样子,他一定会在自己身边平安健康的长大,长成谭家的牡丹和兰草。但他同样明白了另一件事,谭家不会再有另一个这样的孩子,基因的力量的确不容小觑,安迪告诉过自己,却被他忽略了。

 

此时,安迪倚着他另一边臂膀,将脸埋在他肩窝,看不清神色,谭宗明觉得自己像一棵大树,上下左右挂着几个大小不一的考拉和树懒,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满足和责任来。

 

回到大宅,安顿安迪睡觉,谭宗明在她床边打地铺,给她留下充足空间,睡到半夜,安迪翻滚了六十度角,又忽然坐起,转了两周,重重倒下,再十分钟,又滚半圈,恰好跌在谭宗明身上,令他梦到陨石天降。

 

搂紧身上的肉体,肤如凝脂、腰若细柳,摸了两把腰窝软臀,自己下身就支起了帐篷,迫不及待要再背一遍《桃花源记》,安迪也对正对他上下其手,半梦半醒哼哼,“有这命根子,便显得你们男人与众不同了吗?”

 

“我也不明白。”谭宗明大手慢慢滑向臀缝,说的真诚,“打小儿家中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便被长辈更严格要求几分,耳提面命,动辄得咎,样样都得出彩不可,如今来了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谭宗明气声笑了起来,“它却忽然变作了个好东西。”

 

安迪嗔笑着拧他一把,两人各自舒展,谭宗明使出浑身解数,忽而鲫鱼弄勾,半吞半吐,忽而直捣虎穴,大开大合,一时间梅花点点,残雪初消,酣畅淋漓。

 

事毕,已经天色熹微,谭宗明双肘支在地上,俯身看着安迪的眼睛,“安迪,刚刚你快活吗?”

 

安迪醉眼迷离,两朵桃红,握着谭宗明的脖子吻了吻。

 

“那刚才酣睡,快活吗?”

 

安迪扑哧一笑,眼睛亮了起来。

 

“这快活抵得过白天的难过吗?”

 

安迪渐渐皱起眉头,认真想了想,摇头,“没法比较,全然不同的感觉,难过是当时的难过,快活是现在的快活,没法量化对比。”

 

谭宗明卸下了白日的严峻与雍容,温柔地一下一下轻轻抚摸她的头发,卷起一绺在指尖缠绕,“安迪,酸甜苦辣咸,金木水火土,南极欧大洋,宇宙恢弘、世界辽阔,人生还有好远好远,我们只是世界的沧海一粟,而对我们来说,婚姻、爱情、家庭,尤其是过去时态的,也只是生活中很小很小的一部分,发生了就发生了,过去了就过去了,扫净尘埃,拂衣前行,就足够了。”

 

安迪在黑暗中目不转睛盯着他俊朗轮廓,眼角忽然落下一颗泪来,然后莞尔一笑,再次伸手握住他后颈,将人扯下,吻在唇上,轻笑:“真啰嗦。”

 

第二天早晨两人穿着睡袍仍然坐在那个二层平台上,下面凌远踩着电动滑板双臂展开像小鸟一样绕着假山飞行,其安咯咯咯笑着追在后面跑,谭宗明享受地闻着自己的超浓咖啡,转头喊外甥,“小远,你长大想要盛煊吗?”

 

“啊?”凌远闻声回头,一走神被滑板带着撞进墙角堆着烧壁炉的柴火堆里,整整齐齐码着的木头哗啦啦滚落,将两个孩子埋起来,谭安二人大笑起来,凌远挣扎着自己爬出来又将其安扒拉出来,脑袋上炸起一撮头发,气呼呼嚷嚷:“不要!我要做医生的!”

 

他是明楼最宠爱的孙辈,天资聪颖,打小儿就知道和太爷爷统一口径,将来要做医生,不觊觎家业,才能被放纵着快快活活为所欲为长到现在。当然不会要盛煊这累赘。

 

谭宗明朝安迪摊手,“我们再要个孩子吧。”

 

“绝不。你也别使花样。”安迪立场坚定,“想要就自己搞定。看Tommy就知道,我绝不要这疯狂基因再多害一个孩子。”

 

谭宗明愁苦,倒是同意她意见,可怎么弄呢。

 

“我看那位狮子座的王小姐就不错。有魄力,有胆识。”安迪灵光一现。

 

“人家是‘狮子’,不是狮子座。”谭宗明白眼,从她手中拿过笔电,给非洲大草原发邮件,“幼狮协议,还作数不?”

 

几个月后,母狮子的邮件才迟迟到来,“然也。”

 

附赠一张幼崽长成雄狮的照片,威风赫赫,眉目驯顺。

 

·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上海显贵云集的酒宴上,谭宗明携夫人公子出席,恰逢包奕凡难得在国内逗留,魏渭跟着新交的朋友初次跻身宾客之间,魏国强笑眯眯端着酒过来,与谭宗明碰了碰杯,摸了摸孩子柔软发丝,俯身柔声探问:“小少爷叫什么呀?”

 

西装革履一身周正的孩子挺直腰杆,清清朗朗开口:

 

“谭其安。”

 

 

 

END

全文链接

  

最后:在演员本人的大力催发下突然完结了,大量缩水,草草急就,好歹没坑,感谢大家垂爱。有件不大不小的事多说两句,这篇每章更后,就会在谭安tag另一篇文里看到一些同样的梗,简直是隔日就用,都不肯多等几章,让人不怎么愉快,甚至不想再写下去。但随手写的文仔细追究这些似乎也没多大意思,作者也许初入文圈,不太了解,无论是同人还是原创,都应该写自己想到的梗,而不是别人的,也不是看到的,更不是前一天才看到的。希望下不为例吧。不过我也算写完了,大家好聚好散,江湖再见。


评论 ( 38 )
热度 ( 170 )
  1. 七色乳酸君周六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