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此心安处_外篇十三_乒乓(楼/远)

外篇十三_乒乓


(随手写小甜饼,齁,自备胰岛素)


 

“就不能选网球吗?”明楼表情扭曲地看着三楼原来摆放台球桌的地方变成了深蓝色的带网桌案。

 

凌远沉默以对。

 

他也不想。往年虽然医疗系统的机关党工委也会组织各种运动会,但还是以青壮年为主,拔河呀接力呀绑腿跑呀,偶尔办个羽毛球比赛,第一医院名次倒也不错,但因为各家单位里的乒乓球爱好者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中老年人,因此乒乓球交流名义上也是由机关党委主办,实际上却是老干处在具体落实,各家医院里最津津乐道的其实是单位够不够大方,会不会给运动员每人置办一套运动服一双运动鞋。没想到今年太阳从北边出来了,运动会议程一定出来,收到的意见建议像雪花一样,全是要求增加并重视乒乓球项目的,党工委自然觉得越热闹越好,乐得有人响应,立刻打个报告增加经费把乒乓球加进去了。一下子这项目名额供不应求,还一水儿的二十几岁小姑娘,把老同志们吓了一跳。

 

报名人太多,最后机关党工委发文要求各医院先进行内部遴选再确定正式参赛人员名单。为了表示院领导对运动会的重视,说党组成员也出一两个人上场玩玩,与民同乐(也不管“民”们愿不愿意),结果最后看来看去凌远比诸位都年轻一大截,就被上下同仁连拉带哄塞进名单里,反正乒乓人多,上去打两轮淘汰赛就没事了,看起来体力消耗也不大,凌远也就勉强应了。

 

“你这种从小到大自己伪造病假条、为了不上体育课连大腿骨折的CT片都能造出来的人,参加运动会,没搞错吧?”

 

凌远脸上挂不住,“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乒乓球可是国球,快快快,你来不来。”

 

明楼重重叹气,下楼把西装马甲换成毛背心,站到案边,拿起一面红一面黑的拍子看了看,龙五,这都怎么起名字的,对他来说,案台太矮,拍子太小,只是看看对面人,真TM俊,只得认命地握住拍子,一遍遍跟自己强调,要优雅。

 

孩子们正在玩,听见动静踅摸上来,在案台一侧站成了手机信号标志,平安左手举着雪糕,右手牵着妞妞,妞妞牵着阿通,阿通抱着他俩那份,狼大狼二并排匐在地上被小孩子倚着。阿通还小,才刚过完两岁生日,虎头虎脑,懵懵懂懂,可爱的紧。因为刚添辅食的时候所有吃的里酷爱炒板栗,就起了这么个小名,毕竟“通子垂九龄,但觅梨与栗”嘛。大名叫明湛,因为辈分从水,本来凌远想的是明泽,结果明楼说跟新一届大领导家闺女重了,明台添乱,报了“明白”,平安跟着摇旗呐喊,要叫“明天”,后来还有说“明信片”的,最后捣乱的被踹在屁股上赶走,定了现在这个。

 

“随便打打就行吧,内部活动,又不追求出线。”

 

“那总不能全院垫底儿呀,不练个架势,回头医院员工想放水都没办法。”真的开始,明楼倒认真起来了。

 

两人都不怎么熟悉这运动,好在凌远子弟小学中学一路念下来,中国没有哪个学校没有乒乓球台的,跟身边同学年龄差距不太大的时候怎么都玩过几次,明楼也是军营里厮混过的,再不熟也给手下士兵做过裁判,知道规则。没有技术,好歹有智商,高高飞起轻轻落下的和平球打了几轮就慢慢像那么回事了。

 

虽然快入冬,天气骤冷,但凌远一贯畏寒,家里地龙已经烧了起来,活动两下就热了。平安手里的火炬冰激凌也快不断在化,平安看的认真,表情生动,龇牙咧嘴,恨不得替两个笨拙的大人上场,每掉一个球,才想起来舔掉化开的雪糕。凌远看着他吃,喉结一个劲滚动,被明楼瞪了,又讪讪转回球上,最后一眼眼看着雪糕一口一口被吃掉,终于恼羞成怒,“你们别杵在这,平安,去拿个pad上来,我们也看看打法教程。”

 

平安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手里剩下的雪糕,阿通怀里抱着自己的,还要踮着脚跳,“我!”

 

他最喜欢火炬冰淇淋外那层蛋筒。平安伸手过去,给他咬了一大口,搞得满脸白胡子,然后看着他爸爸,大张着嘴,故意慢动作把剩下的整个蛋筒带冰激凌塞进了嘴巴里,啧啧啧地嚼了起来,然后背对着凌远狠狠丢过来的乒乓球嬉皮笑脸跑走了。

 

等着pad的时候,凌远双手交叉环抱气鼓鼓地坐在乒乓球台上,七窍冒烟。明楼看得好笑,抓了快大毛巾走过去给他披在背上,怕汗湿了着凉,揉了揉他脖子,凑头过去在他耳边说悄悄话,“好啦,凌远小朋友,等会儿打完也让你吃一口。”

 

凌远瞪他。

 

“两口?”

 

“五口。”讨价还价开始。

 

“两口。”明楼拒不让步。

 

“三口。”

 

明楼故意仰起脸拧眉沉思犹豫,然后暖洋洋地笑了起来,“好吧,三口。”

 

凌远再次被这点幼稚的小伎俩逗乐了。

 

视频拿来了,投射到拉下的幕布上,看了好几个,“怎么都是他俩呀?”

 

“六边形战士?藏獒?男子天团?第一盲打?芳心暗许?少年竹马并肩称王?全世界最可爱的小胖?这都什么跟什么呀?”明楼眉头能夹死苍蝇,对现在网络年轻人的流行词汇越来越无法理解。

 

但还不到球台高的妞妞紧紧扒着桌沿,小脸红扑扑的,露出半个脑袋盯着屏幕里胜利后朝对手耸肩的马龙,眼睛里有小星星,“好……帅……啊。”

 

阿通鹦鹉学舌,“帅(suai)。”

 

平安不服,“我觉得张继科更帅。爷们儿。”

 

“要不,”孩子们争执了几句,明楼转头征求凌远意见,顺手把他汗湿翘起的头发顺了顺,凌远无意识地在他掌心蹭了蹭,“过两天表彰大会开完把他俩请来给孩子们教几天乒乓球?”

 

意思是,主要教你。

 

凌远不置可否,妞妞飞速扑过来抱住明楼大腿,嘴角冰激凌蹭在西裤上,“爸爸——”

 

见利忘义,哼。

 

“Daddy——”见利忘义的小家伙扑向他的时候,凌远立刻心花怒放乐呵呵抱住小小软软的身体,“好好好,请请请。”

 

最后打发了大的,明楼把阿通抱到球桌上,指着定格的屏幕,“阿通觉得谁最帅?”

 

“帅。”

 

“就是好看。”

 

阿通盯着屏幕好久,又茫然地看看周围的大大小小,最后伸出肉呼呼的手指头,咯咯笑着指向凌远,“Dada!”

 

凌远哭笑不得,明楼凑上去使劲亲了他儿子一口,“英雄所见略同。”

 

然后阿通亲了凌远,明楼也亲了他。

 

只不过阿通满脸雪花胡子,明楼两鬓添了新霜。

 

 

END

全文链接

评论 ( 53 )
热度 ( 158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