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问云归处(杨戬/孙悟空,粮食向,下)

)(


(下)

 

“你竟不曾砸了那圈子?”哪吒听完故事,表示不可思议。

 

杨戬翻了个白眼,眺望了一下远远荡在柳梢上的猴子,伸手将鲈鱼翻面,“我是那样人吗?”

 

三太子默默看着他。

 

杨戬转过脸去。

 

哪吒掰着手指头在他面前数了一遍仅仅封神数年他毁了多少天灵地宝,让多少仙人妖道痛心疾首,直到现在痴迷炼器的太乙真人看见这个从来不研究法宝破解之道,见面就直截了当劈个干净的徒侄仍然犯心口疼。

 

杨戬:“我改过自新了。”

 

哪吒:“……呵,呵。”

 

杨戬瞥一眼扛着一条巨鲲朝他们落下的孙悟空,悄声说,“我看他舍不得。”

 

莲花替了肉身的三太子愈发摸不着头脑。

 

“好歹是他师父的一件念想。”

 

“够痴心的。”哪吒摇头无语,“我看你那心思,难。”

 

杨戬微笑:“道兄适才说什么?”

 

“……二位兄台高山流水、道心空明,与天地同寿,小弟钦佩。”

 

“贤弟过誉。”

 

哪吒松了故作的正经,换上嬉笑颜色,“你前日上天做什么去?那位天王大人看见你与奎宿耳语,叫我打听来着。”

 

“没什么正事,探望长辈嘛,顺口问个日子,人世间还有晨昏定省呢。”

 

哪吒皱了皱眉鼻子,半句都不信。

 

正说着,看孙悟空过来,杨戬冲他招手,哪吒赶紧远远跳开。

 

“三太子这是怎么了?突然就入水了?”

 

“洗眼睛吧。”

 

“哦。”

 

哪吒顶着荷叶戏水,怡然自乐,远远近近大大小小的龙族都已经飞速闪避,不敢冲撞。他不耐烦钓鱼了,就跳下荷塘摸了一截脆生生的嫩藕,在水里涮了涮直接咔嚓咔嚓啃了起来,不远处拿着金箍棒画圈点火的杨戬和拿三尖两刃刀叉着鱼烤火的猴子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打了个寒颤,龇牙咧嘴露出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的哀色。恰巧天上飘下一片叶子,在秋风中伶仃打着卷,格外凄惶。

 

·

 

在山上这段日子,孙悟空嬉笑怒骂,啸聚山林,说不尽的畅意快活,但偶尔杨戬仍可自他脸色看到恹恹之色,时而出神远眺,目送神州,便知他身回水帘洞,心逐取经僧,欲言又止,欲劝又息,终究是什么也没说。

 

又两三月,群妖分班次巡逻,这一日正轮到天罡第七,跃跃欲试想给大王逮个大件儿,果然正晌午就五花大绑了一头肥硕重物上山。“是个肥头大耳的猪精,鬼鬼祟祟的,但看着敦实,给大王和真君加餐。”

 

杨戬无语,对花果山群妖这种时刻惦记着他的自家人精神哭笑不得。

 

没成想底下绑着的倒是嚎了起来,“瘟猴!若不是俺老猪爬了这三万八千四百九十六里路,费尽力气,又饥又渴,才不会被你们这些毛头猴子拿住!”

 

哟,清源妙道不禁微笑起来,竟是东土和尚座下二弟子,保着他西天取经的猪悟能。倒算得上旧识。

 

“天蓬元帅别来无恙?”

 

八戒进门就嚎,没顾上环顾左右,只当都是猴子猴孙,突然听这么一嗓子,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抬头讪讪,摸着大长鼻子,悟空见惯他厚颜惫懒模样,觉着有些新奇。

 

悟能急匆匆扯了一通师父思念,诚请回还的好话,想赔笑作揖又碍着昔日同僚前的面子,闹了个进退两难,颇为尴尬。

 

孙悟空奚落了一番后爽快打发走师弟,眼睛滴溜溜一通转。

 

“若是舍不得,跟他回去就是了。”

 

“小圣好浑话,老孙天生地养,六亲全无,哪里来的不舍。”

 

杨戬挑眉。

 

“不过是打个思量,他说话半句真的没有,显是诳我,其中必有隐情,得想个法子逼问一番才好。”

 

 “这有何难,天蓬率性人,放他下山,派人私下跟着,将他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一一报来,叫咱们知道就是。”

 

杨戬领兵千年,最擅长这些“欺人”之道,只见他慢吞吞出着主意,声音婉转,眉目含情,但眼神却是决然的,像是终究要失去些什么似的。

 

绑的结结实实的“食盘”又一次端了上来。

 

小妖们期待地看着他。

 

悟空听了八戒说他坏话,做势要打,才吓出几句真话来:“实不瞒哥哥说,自你回后,我与沙僧保师父前行。只见一座黑松林,师父下马,教我化斋。我因许远,无一个人家,辛苦了,略在草里睡睡。不想沙僧别了师父,又来寻我。你晓得师父没有坐性,他独步林间玩景,出得林,见一座黄金宝塔放光,他只当寺院,不期塔下有个妖精,名唤黄袍,被他拿住。后边我与沙僧回寻,止见白马行囊,不见师父,随寻至洞口,与那怪厮杀。师父在洞,幸亏了一个救星,原是宝象国王第三个公主,被那怪摄来者。他修了一封家书,托师父寄去,遂说方便,解放了师父。到了国中,递了书子,那国王就请师父降妖,取回公主。哥啊,你晓得,那老和尚可会降妖?我二人复去与战。不知那怪神通广大,将沙僧又捉了,我败阵而走,伏在草中。那怪变做个俊俏文人入朝,与国王认亲,把师父变作老虎。又亏了白龙马夜现龙身,去寻师父。师父倒不曾寻见,却遇着那怪在银安殿饮酒。他变一宫娥,与他巡酒舞刀,欲乘机而砍,反被他用满堂红打伤马腿。就是他教我来请师兄的,说道:‘师兄是个有仁有义的君子,君子不念旧恶,一定肯来救师父一难。’万望哥哥念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之情,千万救他一救!”[i]

 

齐天大圣怎样人物,琼花宴都敢闹的人物,最是桀骜傲慢,听得他不在唐僧身边,竟有如此这般欺负折辱师父师弟,勃然大怒,但又恼恨唐僧听两句谗言就离断试图之情,说下决绝之语,更怒猪八戒好吃懒做见缝插针编排他罪名,害的唐僧赶了他家去,如今又懒惰无能,失了师父,转念再想那妖怪怕也是不知道是他孙悟空的师父因而得罪,一时间气他师徒几人更比妖怪多上几分。“呆子!老孙临走,对你们千叮咛万嘱咐,遇到妖怪怎么不说俺孙悟空是和尚大徒弟?!”

 

八戒讷讷不敢语。

 

杨戬眼珠一转,插话道:“据我看来,你们这一路所遇妖魔鬼怪真正难缠的倒有大半来自天上,不是正神们座下弟子,就是驾下坐骑,要么是身边沾染了灵气的东西,否则四海承平已久,寻常妖孽,就算修炼了道行,哪里知道唐僧的事,更不会是你们几人一合之敌。眼下这黄袍怪如此厉害,不定又是哪重天上的来历,这样人物,必然是知道你齐天大圣名号的。”杨戬娓娓道来,最后才补上最重一刀:“这般看来,只怕是很瞧不起你的,也算是个人物。”

 

大圣作色大怒。

 

“你给我将那黄袍如何人物细细道来!”

 

八戒唱喏,讲的眉飞色舞,惟妙惟肖,更惹人气。

 

悟空正在气头,倒提金箍棒,搡着八戒要走,忽然余光瞥见杨戬,脚下一顿,一把先将八戒扔上云头,叫他先去,自己随后就来。

 

转而散去众人,独剩他与杨戬两个。

 

他沉吟一时,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二郎真君,抓耳挠腮,一脸猴相,就是说不出口。

 

“你是故意的不是?”

 

“什么?”

 

“故意拿话激俺老孙,好叫俺去相救师父。”悟空冷笑,“你最是知道我,别的不要紧,就是受不了人轻慢。”

 

“倒是有自知之明。”

 

“你就说是也不是?”

 

“猴子呀猴子,这话就是知道了,放在心里便罢,还算是一桩聪明事,若说在明处,就没意思了。”

 

“俺可没有你们这些神仙家家的道貌岸然。”悟空嘟嘟囔囔,“你不是不乐意老孙上西方取经么?”

 

“我何曾不愿了?又关我什么事。”

 

“……口是心非。”

 

杨戬难得觉着心浮气躁,便运转真灵,贯通三花,九转神功携带三清之气由内而外涤净身心,顿时耳目清明,心无挂碍,方才转向大圣,认真说道,“我等昆仑弟子,自然觉得这三界九重之中唯一追寻的不过是天地大道,难免不认同你这种沉沦尘世,贪恋血食的日子,但凭我本心来说,通透清明之人不知见过多少,最爱你的也不过是那一点自在本心而已,天生地长,无牵无挂,谁的面子也不买,任什么天道尊严一棒砸碎,深得我心,因而不乐意看你受西方教约束,受紧箍咒之苦,若是喜欢,在此竖旗为妖也无不可。”杨戬叹一口气,“但奈何你心有所系,那我何必勉强。”

 

孙悟空沉默。

 

背着手绕着杨戬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忽然抓着他袖边,又落下手去。

 

“我非不知你所言,只是自五行山下和尚揭了帖,放我出来,一晃已经数年,我四人一马同行同苦,屡遭磨难,相互扶持照应,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或许不足,但确已如一家人一般,再不复无所羁绊之境况。我身上布褂、虎皮裙都是师父亲手缝制,得一碗斋饭也必定等我等回还分食,如今见他蒙难,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坐视不理。况且得他引导我信悟正道,脱去心魔,确实渐渐觉得心智清明,于天地之理一日比一日更明白些,天生灵性经历体悟内化能为己身所用。合当知恩图报。”悟空难得正色,他们灵气与自然同化,引带的花果山上也风动竹鸣,雷声隐隐。

 

“小圣情谊,只怕我不得不辜负了。”

 

杨戬凝视他半晌,忽然朗然长笑,天地簌簌,一时间云开日现,万里碧空,“好你个孙悟空。我先前任你纵横,不过不想以世事人情相拘束,怕失你天性,现下你既然自愿身陷其中,为情所缚,那本君也不介意多套一个紧箍咒在你那猴头上的。”

 

大圣看着他,微微一笑,伸手握了握他腕子,停了一息,又松开了。

 

“你那虎皮裙呢,”二郎真君抬抬下巴,“妖怪堆里厮混这许久,还不去洗洗,免得倒叫你师父叨念。”

 

大圣驾云而去,滚入东海好好洗漱一番,干干净净回来。

 

真君亲自与他脱下盔甲,换上直裰,围上虎皮裙,纵是心中百感交集,也仍忍俊不禁。

 

“皮痒?”大圣冷眼,真君笑而不语。

 

“你堂堂显圣真君倒有几分送郎上战场的小娘子模样啊?”

 

真君毫不动气,仍忍着笑,“这话我倒可以拿去跟那位做针线的唐长老说道说道,看他认是不认?”

 

大圣瞪眼,二人又打闹一番,方才腾云而去。

 

“我那猴子猴孙,少了一个,老孙就打到你二郎庙去!”云上远远传来一声。

 

“……倒好像没来过似的。”

 

·

 

漫山云霞,红叶葱茏,杨戬孤身立于其中,皂靴白扇,怅然远眺。忽然手边最近的一片叶子上渐渐浮现出一只猴头,惟妙惟肖,似乎仍在与他斗嘴吵闹。竟是用的鸿雁传书之功法。杨戬忽而露出一丝微笑来,踏着白云远去了。

 

 

 

END

[1]吴承恩《西游记》,第三十一回 

 

 

后记(是的短篇竟然也有后记)


二郎神与齐天大圣是我们童年记忆中响当当的人物。初识只是被那一回合旗鼓相当的龙争虎斗所惊艳,觉得这世上竟有可与大圣匹敌的人物。后来读多了传说,才知道二郎神杨戬也有劈山救母、担山逐日的桀骜,也有封神中行军布阵、挥斥方遒的意气,再后来读了西游原著,更惊讶于孙悟空身上远远不止是那股子气冲牛斗不让九重的傲气,更有天地酝酿而生的灵性慧根,入宫殿出山林,谈佛论道往往倒是由他开解那痴顽圣僧。如此集天地灵秀而生的两个人合该相交相知的。

 

他们也确实如此,西游记中,孙悟空取经途中重逢二郎神,杨戬这样“心高不认天家眷,听调不听宣”的人物,立刻热络地摆酒设宴,引兵助阵,而孙大圣也毫无先前蛮不讲理的泼猴相,当真是有礼有节,进退得宜,主动以兄弟相称。显圣帐下六将更是奇特,按寻常礼节该尊称孙兄、孙大哥的,他们反而唤作“孙二哥”,当真是别具一格,要知道,这六人惯称杨戬为大哥的,这样一个“二哥”,显然杨孙二人关系非同一般了。

 

阿惟读书,从重开花果山的一时喧闹读出了大圣的孤苦寂寥,觉着取经还不如与二郎神比武斗嘴快活,愤愤然,问我,若是三打白骨精悟空被逐后有杨戬这样一个去处,会怎么样,于是便有了此文。成文仓促,也有地方不曾交代清楚,难免见笑于大方之家,只盼能博同好会心一笑尔。

 

 


评论 ( 15 )
热度 ( 107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