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此心安处_外篇17_冬至(楼/远,八一掉落)

-

 

冬至


 

“我们南方人冬至吃汤圆的。”

 

明楼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几盘饺子,抗议表示不满。

 

“吃汤圆。”

 

“汤圆。”

 

“圆!”

 

平安、妞妞、阿通三只信号塔坐在一侧,鹦鹉学舌,平安被凌远轻轻扇了一下后脑勺,“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是北方生的。”

 

“你祖上明明也是江南望族好不好。”明楼撇嘴,还是拿起筷子。

 

“食堂就只有手工饺子,你丫爱吃不吃。”

 

“丫丫的,装什么北京人。”

 

“不服?我生于斯长于斯,将来也要埋于斯,你能怎样?”凌远翻着眼皮耍横。

 

“我不能怎样,反正你埋哪我埋哪就是了。”明楼笑着叹口气,夹了个饺子到妞妞碗里,自己也扒拉着开动,猪肉白菜不错,三鲜玉米清爽,韭菜有些冲,牛肉西红柿口感挺特别。

 

明楼动了筷子,孩子们纷纷跟上,凌远看着忽然有些感慨。他们小时候父母太忙,虽然嘴上总说按风俗该吃汤圆,但最后还是靠单位食堂的饺子过日子,没手术就分别买了饺子皮和馅儿带着孩子一起包,凌远总抢着当“运输大队长”,负责从客厅把包好的饺子送进厨房,有手术有值班就直接买成品,草草一煮,再来不及就打发孩子自己去食堂买大个儿的酸汤水饺,皮儿硬陷儿硬,泡两分钟就内外分离了。家里刚有孩子的时候,他想得挺美,打算按着二十四节气领略民俗之美,没想到最后还是跟父母一样,给孩子吃食堂。

 

明家倒是有一堆厨师等着,谁让这顿是凌远提前说好的呢,没想到有病人发生内出血,需要二次手术,被紧急召唤回去了,只好吃成品。

 

好在从明楼到阿通都习惯了,没什么怨言。

 

刚开动,有人拍门,凌远惊奇,他们现在住在明楼分配的小楼里,警戒森严,除了阿诚几个,没人能进来,但这响动,显然不是。

 

明楼倒像是知道有人要来,叹口气亲自去开门,“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门外人大喝一声。

 

“脸怎么红了?”

 

“着不着媳妇急的!”

 

“怎么又黄了?”

 

“找了个母老虎给吓得!”

 

好学生凌远目瞪口呆。

 

明楼打开门,迎进一个身材与他一般高大的男人。高,结实,头发随便甩在一边,身上穿着土黄色的粗糙夹克,户外裤子,一大堆口袋塞的半满,脖子上系着条红围脖,怎么看跟明楼都是天南海北的两个极端,竟然看着很熟稔,眉目也隐约有几分相似。


“胡八一,不知道隔着多少服的表兄弟。小时候在我家混过饭。”明楼介绍起人来不留情面。


“喂喂,都是毛主席的孩子,分那么清楚干什么。”被叫做胡八一的人反唇相讥,凌远乐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喜欢这位表兄弟了,孩子们连同两只狗一只猫一只兔子,在凌远身后站了一排,悄悄观望,从没见过这样的亲戚,有些雀跃。


“这么多小朋友呀,”胡八一笑眯眯,抛起几个亮闪闪的小玩意给平安他们,“拿去玩。”


“又是崇宁钱?”明楼不用看就知道,“下回倒是换几个半两啊。”


“崇宁多好看啊,没品位。”明楼似笑非笑,舍不得半两钱才是真的,那可是他的心头好。


招呼大家重新落座,平安多添了一副碗筷。


“八一当过兵吧?”凌远一眼就看出来这位客人身上带着股军人特有的精神气,虽然看着有些混不吝。


“跟他一起入伍的,”八一指了指明楼,“后来犯了纪律被开回来了。我以为我家老爷子肯定得抽我一顿呢,没想到人竟然挺高兴。”


“杀俘。”明楼悄悄对凌远做口型,凌远心领神会不再多问往事。


“那现在做什么工作呀?这么干练。”凌远带着笑容寒暄起来,没人挡得住。


明楼似笑非笑看人一眼,“他现在嘛,自由人一个,有时做点户外工作。”


“组织野营?驴友?”


“差不多,做一点微小的工作。”胡八一挠挠头,“主要是给人当向导吧,走的比较远。”


“我知道了,导游,带旅行团?面向什么群体呀,我们医院正打算筹备明年的春游。”凌远一点儿不浪费骨子里生意人的基因。


“哈哈哈恐怕没机会合作了,我这儿经常是老年人。”


“夕阳红旅行团?”


“也不全是,他们也会带一些晚辈。”胡八一为难。


“我知道了,家庭亲子团。”凌远颇感兴趣,这可跟他预测有点不一样,“都去哪呀?”


“天南海北哪都去,天山呀大漠呀,偶尔也在城市,西安郑州洛阳都去过。”


“真幸福。”全职工作者凌远十分羡慕。


“嗨,也累,风沙雨雪的,老头老太太们经常走不动,还得拖着扶着,还是你们好,办公室干干净净坐着。”


“那倒是,可还是有意思,明楼,我们回头再休假带孩子们出去转转吧。”


“好。”明楼答应的干脆利落,压根没想着几年内能实现。


“现在真是不一样了,以前让这些老头老太太出去玩几天他们都不乐意,现在一个个比年轻人还玩的欢。”凌远想起他妈,感慨道。


“感谢社会主义,感谢毛主席。”胡八一嬉笑着把手放在胸口按了按。


“他们是怎么挑地方啊,我家老太太每次都能纠结好半天。”


“都是看看山水地形走势吧,哪风水好就去哪。”


“哦,”凌远觉得自己明白了,“人这年纪一大,想的多,忌讳也多。”


“对对对,都是封建迷信,牛鬼蛇神。”


“八一年纪不大,说话倒挺有意思。”


“都是他家老爷子带的,毛主席语录成天挂在嘴上,写大楷都是抄老三篇,就差早请示晚汇报了。”明楼吐槽。


凌远想笑,但到底不熟,不方便说什么,继续问旅行团的事,“听说前些年都有强制购物,还被整顿过,现在还这样么?”


“强制什么呀,”胡八一满肚子苦水,“都是他们红着眼睛非要带走,有时候不该拿的也要拿,拦都拦不住,愁死我了。”


“啊?没听过还有这样的。”凌远惊奇,不过想了想也就明白了,地方特产也有好的不好的,真的假的,旅客要上当导游也真是拦不住,看来这胡八一是个实诚导游。


“他们拿了干嘛呀?”明楼说话不耽误吃饭,已经半盘饺子下肚,忍着笑抵话。


“有人是自己用,有人是想卖了赚钱,不一定,不一定。”


“卖?特产还能卖,做代购吗?”


“谁说不是呢,其实我自己偶尔也带点小东西,那地方的主家不稀罕,你们城里人稀罕的很呢。”


“噢,也是没错,小时候不是学过嘛,人去乡则益贱,物去乡则益贵,京师人宝吾所薪,千钱致一竹嘛!”


平安好几次想要说话,大人聊天不好插嘴,最后终于忍不住了,高高举起手里那枚系着红绳的崇宁钱喊道,“八一叔叔你是不是盗墓的!”


世界鸦雀无声。


“去去去,什么盗墓,那是科学考察,”八一瞪他,“再胡说就把你上交给国家。”



END

预售戳我

全文链接


(PS:忍不住让八一掉落一把,本来要赶着昨天更新)

(PSS:强烈推荐崇宁钱,真的很美,是我心头好)

评论 ( 65 )
热度 ( 231 )
  1. 奉華周六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