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此心安处_外篇20_立春(明楼/凌远)


立春

 

“起来吃药。”拉着窗帘关着门,明楼在黑暗中戳了一下床上的鼓包,鼓包抱着一大团被子,翻个身转向另一边。

 

新春佳节,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结果回了趟老家,赶上气温骤降,凌远和妞妞上赶着发烧感冒起来。

 

“好啦,起来把药吃了,喝点水再睡。”明楼摸了摸他微微汗湿的额头,在他耳朵上亲了亲,凌远闭紧眼睛假寐,权当没听见。

 

“不苦。”

 

不理。

 

“真的。”

 

不听。

 

“妞妞都吃完了,你还没个小丫头坚强。”

 

不起。

 

“明楼呀,小远醒了没有。我跟你说你快把他叫起来吃点东西,他都睡了快三十个小时了,就算生病也不能这么睡的呀,会把人骨头睡软的。你看妞妞起来玩一会儿发发汗就好多了呀,听见了没有呀,要不还是我来叫吧你去看看阿通闹什么——”

 

明镜断线珠子般的声音传来,凌远腾地翻身起来,明楼还没反应过来,右手的胶囊左手的水杯都被抢走,凌远两下吞掉朝外应声“大姐我已经起了——”

 

·

 

凌远踢踏着拖鞋出来,妞妞被明镜抱着坐在餐桌边揉眼睛,平安凑在跟前拿玩具逗妹妹玩,阿通太小,明镜怕她这个心肝肉过了病气,赶到小花厅玩去了。妞妞看见他俩,张开手要抱抱,凌远刚伸手,被明楼抢了去,“你俩打算互相传染是怎么着?”

 

“哎呀小远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本来就生病,万一再受了寒怎么办!”明镜一见就急了,随手扯了件不知道谁的针织衫就往他身上拉扯。

 

明楼哭笑不得:“大姐,他正发汗呢。”

 

“就是因为发汗才要多穿点,一出汗毛孔张开,更容易受风了。”

 

“爸爸喝红糖水。”平安小心翼翼端着一杯冒热气的饮料过来。

 

“红糖水?”凌远明楼对视一眼,觉得似乎哪里不对。

 

“苏阿姨上次和姑姑说的,不舒服要喝这个。”平安一脸我棒不棒快夸我的表情,凌远嘴角扭曲了半天,明楼笑的直不起腰,使劲揉了揉儿子的脑袋。

 

·

 

“闹钟响了。”

 

“你的。”

 

“是你的。”

 

“不是我的。”

 

清晨刺耳的铃声划破一室宁静,两个睡眼惺忪的人推推搡搡,拒绝清醒。明楼又被踹了一脚,挣扎着爬起来看了一眼,关了自己这边的,又抻着胳膊横跨大半个床关了凌远的,轻轻踹还回去,“咱俩的,快起。”

 

“大过年的起这么早干嘛……”凌远的声音充满痛苦。

 

“今天初七,立春,收假了,宝贝儿。”

 

“十五以内都算年,初七上班,这不科学。”凌远一个抱枕砸过去,迁怒中国经济指向标,“明长官我们国家就差这么几天的GDP吗!”

 

“我也没办法啊凌院长。”

 

“我还是个病号……”

 

“病号昨晚就能跟我荒淫无度了?”

 

“正月十五送灯笼呢,放到十五才合理。”

 

“凌岳要来送灯笼?”明楼笑的高深莫测,从被子里给他套衣服。

 

“滚蛋,让明台送!”

 

“好好好,谁送都行,快起来吧祖宗,大院长今天早上可是要每个科室去拜年的。”

 

“让老金去。”话虽这么说,但提起正事凌远终于还是不甘不愿地坐起来了,然而没坚持十秒,就转了个身朝着明楼一头栽下去,“再睡五分钟。”

 

明楼看着裸露躯干上难以忽视的斑斑道道,满目春光,流连忘返,一边给他拉上被子,一边暗自感慨,真是律回岁晚冰霜少,春到人间草木知。

 

 

END

 

一个发着烧码字的我如何拯救一个收假上班的你……

PS:明天应该就可以发货啦

全文链接


评论 ( 44 )
热度 ( 153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