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此心安处_外篇21_雨水之军旅(明楼)

你们催文要不要这么整齐划一?先说题外话:吾心似乎印少了,又加印了几本,没买到的朋友 戳我  @Selene  @远方 

---


军旅

 

明楼有一颗英雄的心。

 

他小时候读武侠,少年宝马,快意恩仇,特别羡慕,就梦想着有一天散发跣足,牵白马,负长剑,闲云野鹤,游历江湖。

 

没想到幼学之年,椿萱忽折,偌大家资落在两个孤弱姐弟肩上,便一夜之间长成大人,老老实实学生意、看账本、练谋略、经生杀,理好西装、梳好头发,做他的明家少爷,将那些属于孩童的迷梦痴想都埋葬了。

 

所以当军方在大学校园里找到他时,明大少爷内心极深处那根弦,突然拨动了一下。

 

于是忽略了对方提出的一系列极其优渥的待遇条件,明楼认真地问对面的上校,“能带管家吗?那厨师呢?园丁呢?女佣呢?私人医生呢?网球教练呢?财务总管呢?”

 

都不能。

 

哦,好吧。

 

明楼大笔一挥签了协议,然后认真地试探,“我能给集团军捐几艘游艇吗?”

 

“咱们是陆军。”

 

哦,好吧。

 

·

 

明楼免费赠送了天价的数学模型,顺带做完培训,就甩甩手申请下了连队。

 

少校来当连长,算是高配,可这位穿着军装也改不了大少爷的优雅斯文,当然没有人服气。

 

然而打枪发发十环,打架招招要命,不服不行。

 

何况勤奋还天资聪颖。

 

何况口才好。

 

过了三个月,团长亲自请他来谈话。

 

“明楼同志呀,你要不要考虑来当政委。”

 

·

 

明楼进了特种部队,写信邮戳都是69835,跟姐姐哪敢说实话,只说自己是文职,否则冲着明家这一支单传的血脉,明镜非开着直升机大闹军部不可。

 

“姐姐见字如唔。我一切都好,生活也好,全自动洗衣机救了我,只是部队的伙食有些愁人,没有开水白菜,也没有南瓜子磨的细豆腐,面条更是十分难吃,可能煮了三个小时,全部变成一坨,我总觉得自己吃的是面疙瘩,好处是我的筷子终于能夹起来了。”

 

“姐姐见字如唔。我开始习惯军旅生活了。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女(人)同志,卫生间都是单性别,飞过一只蚊子都是公的。再这样下去,您与其担心汪家小姐,还是担心汪家少爷吧。”

 

“姐姐见字如唔。上次只是开玩笑,跟汪家少爷并没有什么来往,请不要再雇人跟踪他。”

 

“是的是他我转告你的。”

 

“姐姐见字如唔。以前我很不能接受将蛇作为食材,最近忽然发现我对它有很深的误解,在某些特殊情况下,蛇肉实在是一等一的美味佳肴。”

 

“姐姐见字如唔。上次我跟你提到过拉歌这种奇怪、难听而没有任何韵律美的部队传统,我说错了,音乐是永恒的,苏武牧羊在某种特殊情境下也能激发战士的热情。”

 

“姐姐见字如唔。部队是个很好的地方,教给人勇气和智慧,永不放弃,坦然面对生死。将来如有机会,可以让小东西也来锻炼锻炼,只是不要学我,不要来这里。我爱你们。”

 

“姐姐见字如唔。上封信发错了,我喝醉了,胡言乱语,不要当真。”

 

姐姐,我活下来了,我竟然真的又一次活下来了。

 

·

 

在这个被古老中国叫做“雨水”的日子里,法国漫长的早上才刚刚过去。柔软的大块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尽情洒落在书桌上。

 

明楼挑起小指阖上文件夹,里面是又一个被他摧毁的英国间谍小组。

 

他伸了个懒腰,向后靠在摇椅上,扔开文件夹,“生活真是寂寞如雪啊。”

 

“大姐说她前几天口误,”阿诚将文件和课本一起夹着,“把您的经济学博士说成了法学博士。”

 

“那就再念一个吧,闲着也是闲着。”明楼点点头,微笑起来,“大姐怎么会错呢。”

 

只要不是医学博士就行。

 

 

 

END

全文链接 

加印链接

终于知道东哥这样的更博速度有多懒了,我的文都写到芒种了……




评论 ( 59 )
热度 ( 171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