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此心安处_外篇22_同乐(楼/远)

-

同乐

 

幼儿园 

 

“我不是很想做幼儿园园长。”

 

明楼不顾礼仪地将长腿重叠搭在茶几上。

 

两枚小型炮弹先后撞击在他身上又反弹回去。

 

平安、妞妞、阿通,自家人来疯的三只,李睿寄存的双胞胎天南海北的游荡,周明带来的两个傻小子比赛似的把手指头往电源座里捅,再加上凌岳家的凌旭,平安的好朋友苇恩,明堂家的少爷……

 

庄重辉煌的明府大厅,宛如飓风卷过地震来袭。

 

凌远太阳穴也在突突突直跳,强颜欢笑,“为了祖国的下一代。”

 

明楼又将眼镜戴了回去。

 

 

 

理想 


本来是要玩百鬼夜行的。

 

自从明楼落座,不知怎么就变成举着蜡烛高歌理想。

 

自带气场,凌远翻了个白眼。

 

“我想成为爸爸一样的天才。”平安抱臂。

 

“我要完成乒乓球大满贯。”妞妞举起手,蜡油滴下来差点烫到李维,李维反而跑过来关心妞妞有没有受伤。

 

李睿的女儿李维的双胞胎妹妹笑笑漂亮的吓人,生硬地抿着嘴角,勉强自己与众人同乐,“妈妈要我做个平和的好人。”

 

凌旭大一些,百无聊赖,“干什么都行,反正不当医生。”

 

苇恩很亢奋,“我刚去过澳洲,我要做一只羊腿!”

 

你可能是想说羊驼。

 

阿通天真的举着灯笼跳起来,高声宣布,“我要统治世界!”

 

明楼艰难地想了想,这里面大概只有阿通的理想是符合现实主义的。

 

 

秋千 


明台和明楼并肩站在二楼窗口看孩子们荡秋千。

 

明台在青藏高原站了一年岗,黑了,红了,精瘦了,成熟了。但头顶的一撮毛和眼睛里的神采仍然挡不住那一份跳脱飞扬。

 

“哥,你记不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你带我荡秋千,秋千很高,你把我抱上去,碰上曼春姐有事找你,你就走了,结果把我给忘了,我一个人在秋千上下不来,坐在那哭着等到天黑你才回来。”

 

明台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竟然开始怀旧了。

 

“……唔,其实不是忘了。”女朋友在,谁还惦记小弟弟。

 

“……”

 

是夜。八珍玉食,杯盘狼藉。

 

“怎么忘了做我点的狮子头啊,就等着这一口呢。”明楼抱怨厨房下人。

 

凌远晃着一杯红酒,悠悠,“……其实不是忘了。”

 

 

作风 

 

“……就你这样的酒量,下次还是跟我喝石榴汁吧。”

 

明楼无语地看着晕晕乎乎脸颊发红赖在沙发上的人,一杯红酒而已。

 

凌远在柔软的抱枕上蹭来蹭去,像个心安理得耍赖的小动物,虽然个头长了点。

 

明楼抓着他的手轻轻揉搓,不肯松开。

 

“干嘛……”

 

“怎么?市长握得,我握不得?”明楼俯身凑近了他,气声引诱。

 

凌远色欲上头,血液乱冲,头晕眼花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没好气地推开他,“我当怎么了,这醋吃的……唉你怎么知道的?在我办公室按监控了呀你?”

 

“苏纯不是给你拿药去嘛,回来看门怎么开着缝,一看没把人家小姑娘吓死,好在是个稳重孩子,看见自家院长大人这么大的‘绯闻’,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几天睡不好觉,最后还是偷偷跟欢欢说了下,叫她留点神,没想到咱家那小草包心里藏不住事,转头就语无伦次找我解释来了……你说说我本来不知道呢,这下全叫她漏了底儿。”

 

看明楼乐不可支,凌远实在拿这些小姑娘没话说,唉,小时候作弊都能被老师抓住的主,你指望她什么呢,“你看你看,我就说不能叫你知道,醋坛子都快翻了,咱们这位李市长,哪都好,就是作风有问题,太大而化之,上学时我说过他好多次了,坚决不改,当了领导还这样,就他找我开后门加床那产妇,上回人家丈夫坐那给他修电脑呢,他就堂而皇之拉着人家手出去散步看星星看月亮去了,还给人家孩子起名字、当干爹、带着在美国兜风喝酒……”

 

“是么,”明楼手上功夫了得,凌远喘地上气不接下气,嘴上功夫同样了得,咬住耳垂厮磨,“其实我作风也不太好的,凌院长想不想,嗯?试试。”

 

 

END

全文链接 

加印链接

为了不背叛楼总,自己圆回来了…Orz


 

 


评论 ( 44 )
热度 ( 154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