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明楼/凌远_BDSM片段

BDSM预警!

本打算挑战一下新领域,然而太懒了

-


凌远早早醒来,在床上辗转一个小时,终于提前关掉闹钟起床。

 

重重吐一口气,胸口憋闷手脚发软,像压着一块石头。

 

他今天要去见许乐风。

 

谈判、说服、解释、会晤,不管该解释为什么,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人依然对他有如此大的影响,稍一举动,就扰乱他心神,慌里慌张,手足无措,怯懦又愤怒,像回到了十六岁那年,被逼着上门祈求又被面无表情地驱逐离开时一样。

 

刷牙洗脸、换上衬衣、扣上袖扣,领带卷在手里,凌远回到床边,看一眼另一侧安睡的明楼,心里略定了两三分,一边在屋里漫无目的地转圈,一边慢慢抻平领带,捏住节点,拖拖拉拉往领子上送。

 

“有事?”忽然一个带着惺忪睡意的声音在耳边荡开。

 

凌远一惊,心里又突然一松,他身体微微摇晃两下,闭上眼睛,绝望又安定,“……是。”

 

明楼肘部撑着枕头,半卧起来,冲着凌远偏了下头,示意他过来,他面上总是严肃的,却不知怎么,就是能让人看到温柔来。

 

凌远靠近,在床边单膝跪下,下巴压进床垫里,藏起面容,任由明楼的手指插进他整齐的头发里。

 

走出这道门,他是威风八面的凌院长、凌教授、凌主任、凌校长,只有在这里,这个房间,这个床边,这个人手掌下,才会暴露出那一丝不安和脆弱,像一个孤弱无依的孩子。

 

明楼指尖顺着他头皮划过,叫他脑后一阵阵发麻,他不敢看他,也不想看到自己,只是这样跪着,引颈臣服,那脖子光洁白皙,优雅的弧度,仿佛渴望着什么,期待着什么。

 

明楼的静默安抚着他,然后停下,拉开抽屉,取出那个每每令他颤抖又期待的东西。

 

一个精致的项圈,细腻的皮质,简洁的款式,暗纹压着一个大写的L,既是明楼,也是凌远。

 

凌远闭着眼睛仰起脖子,仍由明楼将项圈绕在他颈上,然后骨节分明的手指贴着他战栗的皮肤,一点点收紧,直到轻轻地压迫着皮肉,再理顺扣好。

 

凌远觉得浑身发热、发痒、发晕,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像在滚烫的沙漠中,就要膨胀爆炸,又像在南极,寒冷彻骨,冻得发抖,偏偏那个L紧紧贴着他,像一团炭火疯狂燃烧,要烫穿他的灵魂。

 

明楼五指渐渐收紧,攥的他头皮发痛,然后微微将他压向自己,贴着他耳廓,用气声说,“你是我的,凌远,记住,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凌远微微颤抖,自头顶百会沿着脊柱直到脚趾传过一阵闪电般的酥麻,明楼的手、明楼的声音、颈部的项圈,同时提醒着他,在这世间,他不是浮萍、不是孤松,而是有所归属、有处植根,他背后倚靠牢固,如同山岳瀚海。

 

明楼微凉的手指一颗一颗为他扣好扣子、打好领带、别好领针,将项圈遮挡的严严实实,然后在他下颔留下一个温柔的吻。

 

凌远长长呼出一口气,整个人安定而松弛。

 

他无所畏惧。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

第十章

 

END

好了,全文完结,大功告成,撒花


此心安处

全文链接 

加印链接



评论 ( 40 )
热度 ( 128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