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此心安处_外篇23_清明(明楼/凌远)

-

外篇23_清明


“校长!”

 

凌远刚出办公楼,就“偶遇”了一波上半年毕业的博士生来照相,一伙人闹哄哄蜂群一样围过来要抓着他合影,跟凌远生活中的男男女女截然不同的,一点儿也不时尚一点儿也不优雅的,干净朴素的年轻人那么兴奋,那么快乐,每一个都充满了对未来的希望与期许,看着他们,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凌景鸿陈忆,韦三牛周明,看到中国医学界的未来,让凌远也忍不住放下烦心事,跟他们一起开怀大笑起来。

 

电话铃一直响,京剧苏武牧羊,凌远两臂被抱着簇拥在一堆博士帽中间,腾不出手去接,索性不去理它,等到学生们集体合影、四四组合、三三组合、两两组合、单人合影结束,再给每个人的教科书签完名,已经笑成一张人形立牌的凌校长终于得以解放,笑着挥挥手朝早就抱臂倚在远处柱子上的男人走去。

 

“挺受欢迎啊。”

 

“唉,太有魅力没办法。”

 

明楼似笑非笑的表情终于被他大言不惭整的破功,拽着人往外走,让凌远躲在里侧,再多来一轮学生他就要饿死了。

 

下了一周的雨终于放晴,天气好的离谱,大块大块的阳光泼洒下来,将凌远整个照成了金色,连鬓边的霜色都变成了金丝,明楼看着他,明明已经四十出头了,在医院小护士口中正儿八经的帅大叔年纪,魅力却有增无减,少了几分少年时的锋芒毕露,因为年纪也因为家庭,宽厚柔软了许多,常常脾气好的让老朋友吃惊,身材也略宽了几分,恰到好处的丰满威严,真是……好看的不像话。

 

第一医院第二个五年任期结束后,凌远又调到仁和医院干了五年院长,终于在四十岁的年纪,成为医科大学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校长,偶尔亲自出马做几个高难度的手术,同时仍兼着国家医改委主任,当年互相推诿的位子现在已然成为炙手可热的实权岗位。这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许乐风为他铺的路之一,毕竟中国的师生同学关系极其重要,未来十年,凡是医科大学毕业的学生都算得上是凌远的门生,学着他写的教科书、拿着他签的毕业证,不出意外都会继承他的理念和意志,他们就像无数个种子撒向全国各地的大小医院,而十年之后,这些学生又会成为老师、辅导员、主任、教授、新的推动者,目前医疗体制改革仍在试点,但凌远就任的那一天,医疗界的明眼人们都明白,凌派已然成势,旧的时代即将结束。

 

“手怎么这么凉。”明楼抓着他手捂在手心里。

 

凌远没理他,同样一句话翻来覆去说了快十年,一边开门一边想起来,“哎你浇花了么?”

 

“啊?”

 

“我不是写了条子在你桌上?”凌远蹙眉,“没看见?”

 

“额……看见了……”

 

那就是忘了。凌远瞥他一眼拆下袖扣挽起袖子就往入户的小花园走,“我就不明白了,这到底是你的花还是我的花,非要学那些老领导们养花,还弄那么一堆死贵的花盆,拿回来载上就再也不管了,还写个浇水时间表,你说说哪次不是我替你浇的,偶尔让你浇个水松个土,不是忘了就是浇了两遍,你当是茶道啊还三泡四泡呢。”

 

“那不是董部长非得让我拿回来种么。”

 

“他让你拿你就拿,种了你就上点心呗,也不知道每天想着什么。”

 

明楼老神在在打开报纸坐在沙发上毫无羞耻心地看着凌大校长忙活,“想你呗。”

 

凌远噎了一下,转头看见早一步回来已经沙发上坐着的明诚明台,进一步引申,“就你还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呢,我看亏得人家生命力强,旱涝保收,指望你……”

 

“你俩东西收拾好了么。”明楼对批判充耳不闻。

 

默默怂着生怕祸水动引的兄弟俩一起点头,“没什么好收拾的。”

 

明楼又转向凌远,“你把大姐给的毛背心带着,郊区寒气重,别再着凉了。”

 

“知道了,明长官,真啰嗦。”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啰嗦。

 

他们家的规矩,凌远身体相关听明楼的,别的一切听凌远的。

 

眼看快到清明了,都没有紧急的工作,一大家子人回乡扫墓,怕到了正日子人多路上不好走,索性提前几天趁周末回去,孩子们也有时间。

 

从苏州明家老宅子走完,他们兵分两路,明楼和凌远继续带几个小的去看凌景鸿。平安分得清场合,安安稳稳跟在大人身边,妞妞贪睡犯困,十岁的大孩子了还赖在明楼身上抱着,明楼倒也乐意,就阿通一路蹦蹦跳跳跟凌岳家老二追逐打闹。

 

“明湛。”

 

阿通一凛,像被按了开关一样突然老实,他晓得家长开始叫他大名的后果。

 

明楼和凌远亲自动手除草拍土,摆了奠仪,行过礼,就带着孩子们到一边去,让凌远单独跟父亲说几句话,凌远盘膝席地而坐,倒了一盅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白水,就听见明楼远远地吆喝,“你别坐在地上。”

 

凌远又慢吞吞地起来,报复性地抓起明楼的大衣垫在屁股底下。

 

“爸爸,我以前总觉得自己命不好,遇到那么多糟心事,简直像被下了降头,我还跟韦三牛说呢,估计老天爷都不待见我,才这么折腾我。”凌远慢慢喝着他那杯温水,“不过一路走到现在,我估摸着我可能是老天爷的亲儿子,让我遇到您,这么好这么好的爸爸,又因为您,遇到妈妈、哥哥、欢欢,您要走了,又提前把明楼送到我身边来,现在又有了大姐、平安、妞妞、阿通,他们真是几个好孩子,比我好,以前想到做人父亲我就吓得要死,觉得谁那么倒霉才能成为我的孩子,现在看来,我大概也是可以做个还算合格的父亲的,就算达不到您的水准,总能达到明楼的水准的……这么远,说两句坏话,他应该听不见吧。”

 

“是么?”

 

明楼在他背后笑而不语。



END


全文链接

屯文中,先写点小零碎缓解寂寞

评论 ( 48 )
热度 ( 183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