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狩猎(明楼/凌远,章一)

 @小兔儿 收账

1、依旧是楼远,让期待庄医生的大家失望了

2、或许坑,请当做此心长一些的外篇

3、请暂时忘记楼远老夫老夫的现状

4、谁上次说只有我没写过胃穿孔来着



第一章山倒

 

“今天是自飓风病毒第一例携带者被发现以来的第96天,北京市各大工厂已经复工、中小学校复课,久居家中的人们走上街头,交通和商业状况大为好转,整个城市似乎开始复苏。下面让我们联系尚处在隔离中的第一医院杏林分院,凌院长您好……”

 

“小禾你好。这么快就再次见到你。”这几个月天下闻名的第一医院院长凌远微笑着跟主持人谢小禾打招呼,他虽然年轻,但沉稳、英俊又专业,是极富魅力自带光芒的那种人,观众看见他就觉得心里安定一些,因此有他访谈的时候收视率居高不下。不过经过这几个月,任谁都能看出他瘦多了,脸色憔悴,好在神情总是意气风发、坚定自信的。

 

“是啊,不过前几天隔着防护服,现在隔着屏幕。”谢小禾在卫生部还死死压着盖子拿人命换稳定的时候违背命令率先进入大规模感染的中心医院采访,第一个披露事实真相,也第一批感染,被转入第一医院隔离区,被凌远他们从死神手里抢救回来,才刚刚脱离观察期,就重新走上了直播间,“留言里观众都很期待您的连线,那就请您跟我们介绍一下最新情况。”

 

“好的,先跟大家汇报一个好消息,最近两周以来,感染人数持续下降,最近我们更是已经连续五天没有接到新增感染患者,预计经过最后的观察期,两周后我院将正式解除隔离。”

 

“那坏消息呢?”谢小禾笑着问,因为飓风她跟凌远通力合作了一次,互相增进了解,以前彼此厌恶现在竟然有点知己的感觉,大概看懂了他的神色。

 

“坏消息就是,你们又要开始上班上学了。”凌远说完笑了起来,颇有些淘气的意思,惹得提心吊胆半天的观众也跟着他笑了。

 

“凌院长,我想问一个稿子之外的问题,飓风的根本原因找到了吗?这些日子流言四起呢。”

 

“目前还不能确定,不过我个人有一个猜想,要等解除隔离后进行大量实验才能确定。”

 

“好的,谢谢连线,也祝您早日‘重见天日’。”谢小禾笑着道谢。

 

“好的,再……”

 

凌远上身猛地颤动了一下,在全国人民的视线中向一侧歪倒下去。

 

“凌院长!”

 

四十五分钟后,同一频道同一节目,破例紧急插播了一条个人消息,第一医院院长凌远积劳成疾,引发急性胃穿孔,正在隔离中进行紧急抢救。

 

·

 

李睿脱下厚重的隔离服,浑身汗湿了三层,彻底清洁,感觉自己这么几天掉了十几斤。在凌远的发起下九大医院各派一支队伍支援中心医院,他带队从中心医院回来,就得知凌远把自家金贵的杏林分院做了隔离区,正要带队过去,留下他协助金老师处理日常事务。周明为了陪谢小禾,也一起来了,前些天谢小禾终于痊愈,凌远打包把自家大龄师弟一起赶去了谢家,好好休整,这才把李睿重新换了进来。

 

他们这一辈里,周明年长、沉稳、木讷,作风又老派,李睿第一次知道凌远竟然是大他三级的师兄甚至还在他实习时给他做过带教老师时的心情,是可以想象的。

 

一直以来,他们这些人,对凌远有佩服、有尊敬,也有愤怒和不理解,不过这场飓风,把什么都刮跑了。没有愤怒、没有怨恨,甚至也忘了尊敬佩服,只剩下信赖,满满的信赖。无论是以前拥护他的、讨厌他的,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人站在这,他们就心里踏实,这个人靠在手术台边,他们就专心致志,这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他们就觉得一切都好,天不会塌,地不会陷,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他就是一座山。

 

可山终究是被压塌了。

 

李睿往凌远的病房走着,觉着眼眶发酸。他们看着凌远的手术服、白大褂一天天空荡起来的,可谁也没有办法,病人在那等着、事情在那堆着,桩桩件件都紧急都要命,每个人都精疲力竭、把自己压榨到了百分之一百二十,想帮帮他却没人能帮得上,想劝劝他更自知没法劝。所以就连李睿都只能看着他口服云南白药止血。他最终还是倒下了,好在飓风已经快要结束了,好在,这竟然是从凌远到李睿再到最低阶小护士的第一反应。

 

凌远应该还在昏迷中,插着胃管、鼻饲、带着呼吸机。

 

李睿轻手轻脚打开门,楞了一下。

 

“你是?”

 

护士有些仓皇地猛然转身,笔落在地上,又匆匆忙忙去捡,险些撞倒了呼吸机,“对不起李主任,我来查房。”

 

“不是曲护士长给院长管床吗?”

 

“她、她今天临时有点事,叫我替她来看一下。”

 

“你叫什么,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是之前借调来的,档案关系不在这边,这批实在太缺人手,王大夫才把我们安排进来的。”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

 

“我叫、我叫……”小护士紧张地盯着他瞧,满头冒汗,忽然走廊有点什么声音,她立刻如释重负地抢着答应了一声,“唉,我马上来了——”

 

李睿皱眉看着她冲出去,还稍微撞到了自己,注视了一会儿门口,走过去查看凌远身上挂着的各种机器,一切都正常,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被人动过?

 

李睿眉毛拧成了一团?

 

·

 

“……你说有人想杀凌院长?”苍老的声音发出不可思议的笑声。

 

“我说可能,可能有人。”李睿心里砰砰跳了一天,部队大院的成长经历和对凌远的深刻感情让他产生一种敏锐的不安,他找护士长查了查,确实有几个借调的护士,但没有那天所见的那个,当然,她只露出眼睛,他不是很肯定。除了手术,他在凌远病房守了一天,还特意从十分紧张的人手里又调了一个护士,两人轮班守着门,除了他和护士长,谁也不许进去。

 

“你是不是精神压力太大了。”

 

“爷爷……”李睿绝望地恳求。这件事太大,又太莫名,连他也会怀疑是不是自己精神紧张,可他思前想后还是放不下。这次他连父母都没有找,直接求到了老爷子头上,希望老将军看在自己这个宝贝孙子正身陷隔离区,不管是不是他的幻觉都帮他一把。

 

爷爷奶奶娇惯起孙子来是不像话的。再次仔细盘问了整件事后,李老将军叹了口气,“好吧,希望我这个老家伙还是有一点面子在的。不过我跟你说,这个人的人情,啧,实在是,不好欠,更不好还啊。”

 

·

 

封闭隔离,也不是真的就封死了,医生护士的轮换更替、领导慰问、医疗器械医疗垃圾进出,偶尔还有几个特例,不过是许进不许出。

 

凌远手术后使劲顺着光源半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李睿和一个西装革履的高大男人一起站在床边,李睿喜气洋洋,“主公,你看谁来了?”

 

凌远莫名其妙,目光在他俩身上转了一圈,茫然地看向他。

 

“你表哥从德国赶回来看你了。”

 

凌远又看了一眼男人,又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想说话,一张嘴被胃管逼得连连干呕,呛出满眼泪花,李睿急忙给他揉胸拍背,等他平复下来再次看向李睿,眼神明确表示,不是你傻了就是我傻了?

 

李睿终于表情绽开,四下看了看,压低声音,跟他讲了情况,“这是国安部的明……”脑子过了半天,还是没敢把这位的职务说出来,用了私下的外号,“明长官。”

 

男人笑着摇了摇头,手背在身后,终于仔细回看了凌远一眼,自我介绍,“明楼。”

 

“以后怹就是您表哥啦。”

 

英俊又气派的中年男士入驻,难免成了第一八卦要闻,要不说人的好奇心是无穷的呢,一个个累的都虚脱了,还围着李睿听热闹。

 

李主任结婚后愈发擅长胡扯,来自他的官方版本如下,“凌院长这一病倒,得有人照顾吧,咱这人手这么紧张,我上哪给他找专业护工护士去,而且咱们凌大院长,那打小儿可是豌豆公主,冷不得热不得,软不得硬不得,咱们也别上赶着找骂了。一般这种就找家属吧,照顾的也仔细周到,可他家里生生的‘满门忠烈’了,凌欢进了隔离区,凌教授陈教授在原来医院坐镇撑场子,大哥在外地给咱们跑关系,大嫂顾着一大家子老小,腾不出手不说,哪有嫂子贴身伺候小叔子的道理。这不,正好他娘家舅舅听说出这么大事,叫他表哥飞回来探亲,一见这么个情况,就主动联系我进来照顾几天。”

 

您别说,长得跟院长是有那么点像。

 

可他那模样气派,真的会照顾人吗?

 

广大医生护士替自家院长忧心忡忡起来。



TBC

明楼/凌远 合集链接

 


评论 ( 85 )
热度 ( 304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