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到爱】狩猎(明楼/凌远,章三)

第三章 宣传

 

男人挤上88路,中途倒614路在人大东门下车,早几年堂而皇之抱着孩子叫卖的妇女已经被驱逐了,好些转了网店,但生意总还在的,男人走了一段,顺着巷子拐进去,逗留了一会儿,东张西望,就有人在不远处绕着他打量,小个子,眉眼普通,扔进人堆里找不出来的,男人扔过去一根黄鹤楼,“生意怎么样?”

 

“不好做。”

 

这年头但凡你问人生意就没有说好做的。

 

“还有吗?”

 

“你要什么?”

 

“过几天出去玩,想买个半票。”

 

小个子松了口气,又瞥他,“老哥,你这年纪,绿漆也不好刷的。”

 

四川口音。

 

“屁话真多,给妹子买。”

 

小个子挠了挠眉毛,直觉告诉他来者不善,“得,淘宝联系吧,搜索就行,不是我家店也是一样的。”

 

“不会用,而且不放心,我总得看看货吧,万一用不了怎么办。”

 

只是看看并不犯法,就算他是警察也没证据,于是点点头,“你想要哪儿的?”

 

“师大有么?”

 

“没有,师大的水印太复杂了,外院行么?”

 

小个子看男人没有反对,在口袋里摸了摸,掏出一本学生证来,男人接过来仔细看,有些旧了,姓名学号照片钢印一应俱全,盖着五六个注册章,打开看看中缝没问题,掏出一个打火机抛过去,小个子麻利接住,“来个火。”

 

火打着了,男人对着火光细细看了一遍证件做工,又查过钢印,点了下头,“能做别的么?”

 

“看你做什么。”小个子眼睛一转,“有些行,有些得专人做。”

 

“没问你,问你们大刘老板。”

 

小个子愣了一下,打火机扔向他,拔腿就跑。

 

男人一把拽住他衣领手上用力脚下一绊,小个子整个人扑到地上,哎哎哟哟叫唤起来,男人踩在他背上用力拧了几下,几乎能听见筋骨嘎吱的响声,小个子惨叫起来,被堵住了嘴,男人踢着他翻了个面儿,蹲在旁边,裤腿里抽出一边明光发亮的匕首,没有刀把,用布条裹出三分之一的把手,匕首贴着小个子男人的鼻尖扎进地里,凉飕飕的,小个子腿脚发软,就要开闸泄洪,但为自己担心的同时又在某一层面松了口气,是刀子不是枪或者警棍,那就还好还好,道上的一切都好说。

 

·

 

“怎么样?”

 

李睿照例过来转悠一圈,把检查单子仔细看了,叫来护士一边询问一边看检测仪器,胳膊夹着文件夹,时刻准备进呈他这位永远放不下心的主公阅览,“没怎么样,就是你微博底下点的祈祷蜡烛都快把医院烧着了。”

 

“大家情绪如何?有没有医护和清洁人员不肯继续工作?”凌远眉头紧蹙,断断续续忍着胃管的恶心询问。

 

李睿静静地看着他。

 

“你这样的隔绝措施有没有人怀疑?有没有人觉得我不是胃穿孔是感染?”凌远看他不说话,心里着急,呼吸急促起来,脸颊痛苦抽搐,大口喘息,“大家都在经历高强度工作,孤岛式隔离,压力已经达到极点,这个时候人的理智很脆弱,因为恐惧而怀疑是常态。万一起疑,不知道多少人最后这层强撑着的防线就崩溃了……”

 

明楼搂住他肩膀,给他拍抚胸口,调慢了点滴速度,又从背后猛地踹了李睿的凳子一脚,李睿晃了一下,赶紧稳住,“没事,您就别担心了,全国人民都知道你是积劳成疾。”

 

“全国人民?怎么知道的?”凌远拧眉。

 

“你那么一倒,谁能放过你,早就有各路记者要来采访了,谁能不知道。”

 

“知不知道是一回事,信不信是另一回事,”凌远说的很快,声音越来越低,越想问题越多,“传染病区的清洁工作十分重要,不能完全依靠清洁人员,他们不直接面对生死,感受不强,很有可能因为恐惧而放弃工作,请上级……可能的话从军队调人,这个你有关系,”凌远迅速扫了一眼明楼,掩住神色,“总之虽然到了这个阶段,清洁工作仍然不能有一点马虎。”

 

“拜托陈局长给老教授老主任们发个信,他们那辈人,责任感不是今天的我们能比的,这种情况,一定能替组织考虑困难,知道他们很辛苦了,但请他们再坚持坚持,起码再坚持两周,到隔离结束,就能进行基本的岗位调整。”

 

凌远说到一半,已经艰难喘息,侧过脸去不断干呕,李睿微微低头,藏起眼中的湿气,低声道,“凌老师,你就安心交给我们吧,现在,你只需要做个好病人,帮我做个成功的医生。”

 

凌远抬头看他,目光柔和而脆弱,过了好一会儿,又都渐渐收束起来,变成另一种常见的、若有所思的、打什么主意的眼神,“你说他们都要来采访?”

 

“对呀,电话都打爆了。”

 

“那就答应下来,采访不必了,你让办公室出个宣传稿,统一发给各家媒体,让张主任亲自写,他是做文字工作出身的,笔杆很硬,……不不不,干脆这样,你找周明,算了,你自己联系一下谢小禾,让她在新华社找个能干的记者给咱们写,写得好一些,生动一些……”

 

“《临危受命青年院长倒在手术台上》、《薪火相传坚持工作到最后一秒》?”

 

李睿忍俊不禁,凌远大手一挥,又被看热闹的明楼急忙按住针头,气势汹汹的,“无所谓无所谓,怎么煽情怎么来,一定要发到各家媒体,网上也发,配上照片,听说那个头条是不是可以买,不行给咱们买一个,力也出了,任务也担了,还不让我收点利息?”

 

·

 

赶走了李睿,凌远一转头,看到明楼看着他的眼神,深不可测,忽然瑟缩了一下,好像做错了什么事被人当场抓到一样,转念又为自己的瑟缩恼怒起来,他名正言顺做宣传,这是所有人、所有单位都在做的事,凭什么别人做的我做不得,有什么见不得人,当即拧着眉毛满目戾气,语气阴沉沉的,“我做的事,很为明长官所不齿吧?”

 

明楼没有说话,好奇地看着他。

 

“我这样,借着大众对疫病的关心,自我宣传、罔顾事实、卖惨营销、谋求私利,给自己和医院做形象工程,很不符合,医者父母心的……职业道德吧?”

 

“这个嘛,正常的正面宣传而已,你又没有损人利己,又没有编造事实,本来就是坚守岗位积劳成疾,实话实说报道一下而已,这有什么,何必非要做圣人呢?”明楼笑了笑,“再说了,无论是为了什么,也不关我的事啊,我这样正在挟人情以求利好的人,有什么资格不齿你的。”

 

“您倒是会说话。”凌远冷笑一声,转过头去。

 

明楼嘶地吸了口气,为难地挠了挠额头,“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养过一只猫……”

 

凌远茫然。

 

“经常我什么都没干什么都没说,就看了它一眼,它自己就生气了,跑过来追着挠我,没挠上,我躲过去了,也没跟它计较,它就更生气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凌远莫名其妙听着,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意指自己像那只莫名其妙发脾气的猫!凌远怒从心中起,正要发怒,一想到这不是更应验了么,又不肯发作出来,一口气不上不下憋在胸口,咳嗽干呕起来,吓得明楼急忙照看他,心里哭笑不得,这实在是个气性很大的人呀。


TBC


明楼/凌远 合集链接

评论 ( 46 )
热度 ( 179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