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到爱】狩猎(明楼/凌远,章六,世事多舛,更文攒RP)

第六章  遇险

 

凌远被阳光照醒的时候明楼正隔着一层云雾打电话,声音算得上和煦,“小少爷又想买什么了?那辆家里新入的玛莎拉蒂送给你当生日礼物好不好?哦,对了,我们家小少爷从来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大哥不是别人?哦?只一辆车就不是别人了,啧啧。”凌远逐渐清醒,明楼的声音也骤然转向冷峻,直直地穿透迷雾,在凌远惺忪的睡眼中,恍惚如盘古轮着巨斧,要将房间劈开。

 

“当兵?”明楼气的笑出来,“你说你想去当兵?你身体素质好?是,你是从小运动,但是你以为军事训练跟你那些马术击剑是一样的?烈日底下扛着圆木十公里跑、引体向上三百个什么的我也不说了,每天早上天不亮出操你起得来么你?你在家哪天叠过被子你跟我说说?军营可不是能让你一时兴起去玩玩的地方!你要是去了两三天受不了要回来我们明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凌远听得兴致盎然,他侧躺在床上,微微变换僵硬的姿势,看着明楼打电话。他此刻从声音到表情都是前所未有的丰富,时而宠溺骄纵、时而无奈宽容、时而严厉威严,这一大堆语调神情快速转换滑动,杂糅在一起,变得生动鲜活,而无论是骄纵还是严厉,都隐隐约约透露着一种令他感到熟悉的东西,那种令人安心的亲昵,亲昵里毫不客气的管束,管束植根于坚不可摧的倚靠,比父亲随意些,又比兄长威风些,像整个世界都握在他掌心里,由着他搓扁揉圆,十足的从容风流,凌远心里不由得砰砰直跳起来。

 

明楼挂了电话,走到凌远床边,凌远仓促闭上眼,莫名其妙地做贼心虚,明楼抄下屏幕上的数据,随手在他身上拍了拍,转身一把分开窗帘,让大把阳光肆无忌惮地洒进来,又接着拨出电话,一手插兜,一手在窗户包边上轻轻敲打,“阿诚,咱们家小少爷要去当兵的事,你听说了没有啊?没有?”明楼沉默了几秒,那边显然自动乖觉,冷硬的表情又渐渐和缓,“小事你帮他打打圆场也就算了,这种事都敢瞒着我,再有下次……知道就好。既然他这么铁了心要入伍,你去查查荣石和沈剑秋还在不在查果拉,今年的退伍工作不是刚结束么,把明台补进去,递个话,手下不要留情,给我往死了练。”

 

啪的一声电话翻转扣在窗台上,闭目装睡的凌大院长跟着一哆嗦。偷偷将这几天在心里勾勒出的明楼形象又往冷硬上描了几下,看来这也是个要将一切都攥在手里的主,即便对待家人,纵是情深义厚,也容不得欺瞒僭越。

 

“再不醒来我就要锯木头了。”

 

凌远这种从小钢琴交响乐的主听着西皮流水版本的《童年》心里虽然感动,嘴上非要逞强说是像在锯木头,气得明楼想打他又舍不得胡琴。现在装睡被揭穿,急忙睁开眼睛,倒没有惶惶之态,偷偷吐一点舌头,很有些少年时调皮捣乱被抓包的感觉。

 

“您手下留情,您那松香都比我金贵。”凌远勉强谈笑,精神还是显得疲惫。

 

瞅一眼表,中午十二点半,皱了皱眉。他最近因为手术和抑郁症的缘故,生物钟十分不规律,半夜三四点睡不着听明楼念书那是常态,白日又时时昏睡不醒,常常说着半句话就睡过去,看几页表单文件,也总要从手里滑落下去,不一会儿又因为各种原因疼得抽搐着清醒过来,明楼的手已被他掐握的青肿一片。

 

明楼在床边背光站着,影子投到惨白的被单上,盖住大半个凌远,微微俯身两指并拢在他眉心揉了揉,“难受的紧?”

 

凌远微微摇头,又一阵反胃,急忙停住闭眼,僵硬了一会儿再睁开,额上覆了一层细密汗珠,艰难微笑,“还好。”

 

“这次醒的正是时候。”明楼懒得拆穿他,把他床头摇起三十度,让他自己缓着,拧开保温杯倒出一瓶盖米汤来,在床沿儿坐下,“给,遵李主任的医嘱,可以进流食了。”

 

凌远怂得直往后缩,仍死撑着面子,“他怎么不自己来跟我说。”

 

“他怕说完医嘱就要变遗嘱了。”

 

明楼胳膊伸得笔直,把凌远卡在杯子和床头之间,进退维谷,阿诚从小懂事,明台在他面前也基本算是老实,现在更是风筝一样飞的老远,现在面对凌远,这个聪明、识时务,又时时有些小脾气的青年院长,倒颇为怀念为人兄长惩治群小的日子。何况……

 

凌远心不甘情不愿接过米汤,十二万分的不解,“您怎么就对我这么关怀有加呢?”

 

“因为你好看。”明楼弯腰,嘴唇凑到他耳边,回答的半真半假,颇有些咬牙切齿,湿热的气声让他打了个哆嗦,险些洒了汤。

 

“……”

 

凌远想了想,被说服了,毕竟他从小就知道这是事实。

 

小口吞咽米汤,胃比想象中反应更快,瞬间痛的好像被人攥住绞拧到一起,剧痛从胃底顺食道一路侵蚀,凌远一手死死撑在床上,一手用力去按胃部,被明楼及时隔开,整个人垫在他身前,凌远只得紧紧攥着明楼背部的衣物,咬牙强忍,刀割般的疼痛牵连到心脏,心跳快的不行,凌远头晕眼花,全身上下已经汗涔涔的,实在无处缓解,仓促间就近咬住明楼领口,额头死死抵着明楼肩膀发抖。

 

明楼也不是石头做的,看着刚还好好的人难受成这个样子,也心疼的很,可又一点儿办法没有,他不肯多休养,那这波疼痛就是要硬生生扛过去的。

 

凌远呼吸发烫,终于渐渐缓解下来,明楼将他拉开一点就要查看,突然看他双肩一抖,胸口颤了一下,突然一弯腰,终于将那两口米汤和着胃液尽数吐了出来,没来得及闪避,明楼身上、床单、被罩、凌远衣襟领口,都是湿哒哒的秽物,直到什么都吐不出来了,凌远还伏在床边干呕。

 

明楼本来也有点反应不过来,连明台小时候生病都不敢吐在他身上,心里很有点不高兴不耐烦,可突然抬头看见凌远胳膊捂着眼睛鼻子嫌弃自己到死的表情,又忽然笑了出来,拿了杯温水让他自己漱口,拿起床边的毛巾,先简单擦了擦自己身上又擦了擦床单,被子卷起来推到地上,抱过自己的盖在他身上,这才好好汰了一块热毛巾,坐回来细细给他擦了嘴角下巴,翻卷一下,顺着光洁白皙的脖子一点点划拉过去,两次经过喉结,停顿一下,空出拇指轻轻一挑,领口微露,一段春光,凌远不知什么时候放下手臂,仔细盯着明楼动作,明楼的目光也并没有集中在自己手上,而是平行上移,对着凌远的双眼流波涤荡……

 

“这事被您这样金贵的手一做倒有些不一样。”凌远垂眼盯着床单,低声调侃。

 

“怎么不一样?”明楼继续擦拭,气声压得更低,喉咙间滚出笑声。

 

凌远没有再回答,任由他套了个手表样的小玩意在自己腕上。

 

·

 

明楼指尖转着一环钥匙,在护士台上扣了扣,“请问你们院长办公室在哪呢?躺在床上还不消停,非要看什么预决算报告。”

 

“分院院长办在主楼上,这次老板征用了楼上的计财科主任办公室,上楼左转就是。”脸蛋粉红的小护士刚换过来值班,讲解很耐心,怕他不明白还拽过便签本画了一张简易地图。明楼看她脸色疲惫,却仍画了淡妆,遮住黑眼圈,心里感动,他喜欢认真生活的年轻人,“唇色很漂亮。”

 

护士羞赧,明楼转身回来,压低声音,“真的没有法外之地吗?烟瘾犯起来要人命的。”

 

护士略微挣扎了一下,指了指楼道最东头,“听说那边的男洗手间外面的摄像头和烟雾报警器被他们故意弄坏了。”

 

明楼留下一支玫瑰花,心满意足离开。

 

·

 

凌远听见户枢响动,略微转身,余光瞥见护士衣服,正觉口干舌燥,“倒杯水给我。”

 

护士拿航空用的一次性塑料杯兑了大半杯温水放在床头柜上,哆嗦着洒出来一些,“对不起对不起。”

 

凌远安抚地笑了笑,“没事,我又不是阎王,不会吃人的。”

 

护士仍整个人僵硬地站在床边,嘴里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凌远觉出不对劲了,正要问,被子被掀开了,有尖锐的东西胡乱扎在身上。

 

护士不管不顾地扎了几下,哆哆嗦嗦往外跑,撞倒一片桌椅板凳,刚打开门,突然哐当一声栽倒下去。

 

明楼从门外进来,碾着她还染着玫瑰香气的手指走过去,捡起刚刚扔出去的打火机。凌远此刻浑身发软地瘫在床上,身上发抖,四肢乱颤,全身汗如雨下,一手按在胸口,风箱般过度喘息,已经进入半昏迷状态,像魇住一样胡言乱语着什么,明楼俯下身子细听,仿佛是,“妈妈,不要,妈妈,不要……”

 

安保人员已经将护士按住带走,医生正在测脉搏心率翻看凌远眼皮,碰触让凌远清醒了些,虚虚碰到自家急诊科主任的手腕,无力握住,“胰岛素。”

 

症状符合,况且凌远从不出错,“给葡萄糖!快!”

 

凌远终于能正常呼吸的时候,明楼刚松了口气跌坐椅子里,门就被撞开了,自己点燃的炮仗冲了进来,“你疯了吗?”

 

明楼因噪音皱了皱眉,李睿看见呼吸清浅的凌远自动低声,“你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了?”

 

“我是请你来保护他,不是请你来杀他!”

 

“有时候杀人和救人没什么区别。”明楼不动声色。

 

“放屁。”

 

“注意你的礼貌,李少爷。”明楼眉尖一点,”我这不是帮你验证了你的猜想么?“

 

李睿又气又急快要抓狂,又被人堵死没话说,明楼能冷下心来拿凌远的小命当诱饵设伏,他可不行。

 

”人呢?“病房里剑拔弩张,落一颗火星就要熊熊燃烧的时候,旁边传来低弱的声音。

 

明楼和李睿同时扭头,凌远半耷着眼睛,仍是萎靡虚弱的样子。李睿不知他说什么,以为他找人要喝水什么的,正要过去,明楼插了进来,”死了,果不其然。“

 

”什么叫果……“

 

看李主任又要跳脚,明楼翻了他一眼,”本就是死士,谁还能留她活着不成。“看向凌远,”就此验证两件事,确实有人要你死,来头还不小。“

 

凌远没有回答,怔怔望着地面,那护士刚刚站着的地方,她动手前还给他倒了一杯水,”她一直跟我说对不起。“

 

李睿心又柔软下来,”可能她也是身不由己。“

 

”这世上没有人不是身不由己。“明楼冷冰冰的语气打断两个医生的一时心软。”有人想杀你的感觉怎么样?“

 

凌远浑身一僵,救人是一回事,杀人是一回事,被人杀又是另一回事,僵了半天,最终还是照实回答,”吓得要死。“

 

”多来几次就好了。“

 

”还多来?!“

 

凌远看李睿一眼,止住他跳脚,”为什么是胰岛素?明明有很多更快更有效的药物,实在不行注射空气后果也严重得多,形成空气栓子,几下就没命了,就算抢救也很有可能脑水肿,预后又差,居家旅行都很方便,干嘛不用?“

 

”我去主公您能不能想点好的呀?胰岛素都这样了要真来血栓让我怎么交代啊!“

 

”可能是个外行吧,或者害怕紧张,胰岛素笔随便扎就行了,比较简单。“明楼点点头,没太深究。

 

”也许。“

 

这两个疯子!李睿忍无可忍,冲出去冷静去了。

 

”这东西还挺有用的?比那些手环有用多了。“凌远强迫自己调转念头,看着手腕上的小表盘,”能不能开发一下,投入市场,有老人和病患的家里肯定都少不了。“

 

”怎么开发?谁来开发?与民争利,麻烦大着呢。“明楼摆摆手,”你好好带着就行了。“

 


TBC

替正主攒RP,希望外科风云一切顺利

明楼/凌远 合集链接 


评论 ( 66 )
热度 ( 210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