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到爱】狩猎(明楼/凌远,章十)

第十章 偷香

 

男人再度找到一片待拆迁胡同里破败的小卖部,掏出五毛钱挂了个电话。

 

刚响一声就被接了起来,像是早有人等着,气急败坏地质问,“你也失败了!吹得太大了吧。”

 

“我自有安排。”男人很淡定,示意老板要了一包最便宜呛口的烟,电话夹在耳朵上,慢吞吞拆开给自己点上一根,“这是最后一次联系,过几天你得到实信儿,再把尾款打给我就行,如果我没有收到,我也不是很介意做一单免费的。”

 

那边怒气已经平息,森冷地问:“你要的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最后一点要求,就完事了,”男人吸了一口,把烟捏在手里,“医院周边已经清场,那就在梧桐路上租两套房子,这是从杏林医院出发到第一医院的必经之路,记住,要隐蔽性高,窗口相对,在最佳射程之内,确保一周内可以使用。”

 

男人说完,径直将烟头按灭在肮脏黏腻的玻璃柜台上,不待回音就自行离开了。

 

·

 

“如果你再不反对的话,我就要吻你了。” 

 

明楼说完,长臂一展,将凌远整个搂住,提起来让他侧身坐在窗台上,自己压了上去。

 

先是鱼儿戏水般的轻吻,从嘴角慢慢游向饱满的双唇,轻轻含住下唇嘬咬,灵活的舌头撬开牙关,长驱直入,时而顺着牙根舔舐,时而缠住舌头吮吸,不知是因为缺氧还是什么,被他吻得头晕脑胀浑身发热,他的舌头挣扎了一下,又被纠缠地更紧。明楼的嘴唇微凉,凌远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条冷冰冰的眼镜蛇紧紧缠住,心底生出一些莫名的冰冷恐惧,但不知为何,在那嘴唇离开时却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留恋。

 

明楼的肺活量不是凌远能比的,一吻结束,明楼好整以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凌远已经瘫软地靠在窗棂上气喘吁吁,肺叶拼命抽动仍然上气不接下气,明楼好笑地凑过来要帮他抚一抚胸口,被凌远一伸手格住,“先说清楚,怎么回事?”

 

明楼尴尬了一下,又凭借自己过硬的心理素质忽略了,指了指窗户,“看对面楼,有人。”

 

“谁?要杀我的人?”凌远紧张起来。

 

“不是,”明楼讪笑,“能进到这个范围,应该是我大姐的人。这种关键时候,我这么悄无声息猫在封闭的医院里,我不能告诉她实情,从阿诚那又套不出话来,她大概有点担心焦虑,派人来侦查。”

 

“那你还这样!”

 

按下气急败坏的凌远,“让她知道我在追男人总比让她知道我在杀人的好吧。”

 

“……”

 

·

 

经历过两次暗杀,凌远的身体和精神状况竟然飞速好转起来,起码与前几日相比。

 

明楼看着他挣扎着回复健康就忍不住微笑,看吧,我说的没错吧,他不像所有人以为的那么强势冷酷,却也不像你们以为的那么脆弱怯懦,他是风雨中成长起来的冷杉松柏,愈是艰难,愈是坚韧。

 

然而这就开始看报告是不是还是早了点?

 

明楼一把抽走凌远手中的文件夹,放下一台平板电脑,联通明诚一起开三方会议。

 

“说说吧,什么情况?”

 

阿诚永远彬彬有礼,“凌院长好。我们对这两个人进行了详细的身份筛查,都没有犯罪记录,指纹也不在更新后的全国身份系统里,有一点很奇怪,他们的身份资料,有一部分是真的,一部分是伪造的,伪造水平很高,几乎可以以假乱真,如果不是制作人在里面留下了一点签名的话,就要被漏过去了。但是如果对方资源能够做出真的的话,又为什么在不是很重要的文件上作假呢?”

 

“找到做假证的了吗?”

 

“找到了。惯犯,外号叫大刘,但都是很早以前的记录,好些年没出头了。”阿诚答道,“我们对他进行了突击审讯,他承认的很干脆,但不肯老实交代买家是谁,一直推说不认识,没见过,让他做了指认和外形描述,完全对不上号。”

 

“行了,别卖关子了,快说吧。”阿诚跟了明楼十几年,一抬眼明楼就知道什么情况,前面铺垫了一大堆,说明后面有突破。

 

被戳破了阿诚有点不好意思地迅速笑了一下,“他不老实交代,但他手底下一个小弟主动报告,要求戴罪立功,说自己在外头‘溜达’的时候碰上一个凶神恶煞,把他给打了一顿,说烧成灰都认得,还说请人民政府给他主持公道。”

 

明楼和凌远都笑,“画像出来了么?”

 

“画好了,人也查出来了。貌不惊人,身上背的事儿真不少,要通缉吗?”

 

凌远保持着非专业领域不多嘴的沉默,明楼食指在桌上点了点,“先不要,联系一下公安方面,内部通报,全城片区拉网式排查,重点查医院周围五公里范围,把街道办的大爷大妈都发动起来,他们有时候比警方还顶用。”

 

·

 

“没几天就解除封锁了,到时候你就可以出院回家养着了,闷了这么多天,回去想干点什么?”明楼坐在沙发上削苹果,小刀贴着润泽的边缘走过,苹果皮薄的透明,连成长长一串。

 

“继续……声色犬马?”凌远试探道。

 

刀锋微倾,苹果皮无声无息地断掉,明楼笑而不语,“是么?”

 

凌远看着苹果皮哆嗦了一下,“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玩笑归玩笑,凌远吃着明楼捣的稀烂的水果泥,苹果香蕉木瓜的味道诡异地混在一起,咬着勺子声音含含糊糊,“要不要打个赌,看我能不能活着顺利出院?”

 

“这赌无论如何都是我输吧。”

 

“这桩飞来横祸目前看来是从我胃穿孔开始的,以前就算得罪了病人家属之类的也不至于这么处心积虑等到现在再弄死我,医闹绝大多数都是暴起杀人,很少有人有这样的手段能力搞暗杀。那么在我胃穿孔之前一直在封闭中,唯一做过的事就是接受电视采访,虽然我还是觉得不太真实,但很有可能是因为我在采访中说了什么惹来杀身之祸吧。”

 

明楼赞赏地点头,“那你究竟说了什么了?”

 

“我说……大家要开始上班上学了?倒是会引起公愤。”凌远开个玩笑,把吃了两口就吃不下的水果泥塞给明楼,“关于飓风起因,我有一些猜想,等到封闭解除就可以进行试验论证。”

 

“所以,你的猜想到底是什么?”

 

凌远使了个眼色,明楼附耳过来,几句之后离开退开,脸色极其严肃,“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今天什么也没听到,你不要再跟任何人讲,以后也不要再验证了,如果有人问起,随便编一个应付一下。”

 

面色肃杀,手底下却温柔地捏了捏凌远的小指。

 

阿诚的视频通话再次打断了他们,“先生,凌院长,有线索了。”

 

“这么快?”

 

“是啊,我也惊奇呢,也不知道是派出所效率提高了还是朝阳群众效率提高了。也有可能是因为飓风,街面上人太少了,稍微有个人走动一下都能被注意到。”阿诚笑容满面,“说是这几天在梧桐路上,老有一个男的到处闲溜达,身高体型都符合,还有居委会大妈问过他,说是最近停工停业,想找个零工干干。很有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梧桐路?”

 

“果然是个老手。”

 

“怎么说?”

 

“从杏林医院出发,有两条路,一条千岛路,通往第一医院,一条梧桐路,通完你家,解除隔离后你第一时间去哪?”

 

“当然回医院。”

 

“那他为什么在梧桐路?你觉得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执行人,他会不调查你的背景习惯,全国人民都知道你爱岗敬业了,他会不知道?”

 

“所以他实际上在千岛路?”凌远恍然大悟,“声东击西?”

 

“不,他在梧桐路。”

 

“为什么?”

 

“前两次行动的失败足够引起警惕,他绝对已经知道你这里有‘专业人士’守卫,如果在他已经暴露的情况下这个专业人士仍然想不到声东击西这一点,那也太不专业了。”说到专业人士四个字时明楼表情有些浮夸的傲慢。

 

“也许他还不知道呢?”

 

“不可能。”明楼十分笃定,但隐去了部分理由,“他逃亡多年,就算只是派出所的日常排查,也足以引起他的注意了。”

 

凌远没有追问,“就算”之外还有什么。

 

“所以,他在梧桐路溜达,实际上是为了让你们以为梧桐路只是个幌子,他真正的目的在千岛路,而其实他真的是在梧桐路。”凌远说的有些拗口。

 

“没错。”

 

“可你不怕他进一步想下去?这样没完没了的翻转,到底哪里是真,哪里是假?”

 

“你说得对,”明楼赞许兼安慰,“别担心,到时候我会安排好的,大不了直升机走,北京城里总不至于敢用火箭炮对付你吧。”

 

凌远沉吟了一会儿,抬头盯着明楼,“这个人,跟之前的都不同,是不是?”

 

“没错,他让我嗅到危险迫近的味道,是那种真正以杀人为生的人。”

 

“不抓住他,我就永远没法安心过日子,是不是?”

 

“是。”明楼不想骗他。

 

“如果这次躲过去了,就很难再有这么好的机会抓住他了,是不是?”

 

“但是你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别说了,来吧,照你真正想做的做。”

 

明楼挑眉凝神注视了他一会儿,凌远回望他,阿诚安静闭嘴,两人突然同时笑了起来,默契十足,“好吧,那就试试吧,不过不需要你以身犯险,找个身高体型气质差不多的上你的车绕一圈就行了。”

 

“开什么玩笑,哪来这么个人,你?”凌远的目光故意在他身上扫了一圈,意有所指。

 

“你,士可杀不可辱啊。”明楼佯怒。

 

“所以说,不是我自己,那还能有谁?”

 

就在此时,大门推开,一个声音压住了所有。

 

“我来吧。”

 

 

TBC

明楼/凌远 合集链接

评论 ( 50 )
热度 ( 166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