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到爱/HLS】宗上所恕(谭宗明/庄恕粮食向,带楼远)

就是为了发泄的爽文,不要问我逻辑结构故事线


宗上所恕


“干什么呢这大门敞着?”谭宗明终于腾出时间来光顾一下庄恕回国租赁的蜗居,不可思议地看着飓风过境般的客厅,庄恕听见人声没抬头,只顾着卷起衣服往箱子里塞。

 

“回国。”

 

“等等等等你先等等,”谭宗明蹲在他旁边,一把拽住他手,拿过他手里的衣服,“不是说好了先去我那住一阵子么?”

 

庄恕动作顿住,抬起头,谭宗明吓了一跳,这一脸悲痛绝望,怎么眼角还有泪光?从来以儒雅温和享誉北美医疗界的大神一来中国就成这样他可担待不起,“出什么事了?”

 

“修敏其要我给他女儿做手术。”庄恕三言两语讲完今天几轮口舌之争。

 

“无耻之尤!”谭宗明一下子炸开,“他们还要不要脸!刚把人开了就求人做手术,连道歉都不愿意,这女儿是垃圾堆捡的吧?还说什么医者的责任,他怎么那么好意思?三十年前作为医生陷害护士导致人家破人亡时怎么不说?哦,他女儿是人,张淑梅的女儿就不是人了?当年构陷烈士遗孀时想没想到今天,你们兄妹俩在学校被当做杀人犯的孩子欺负时他在哪,南南丢了的时候他在哪,你妈妈绝望自杀的时候他在哪,你一个人躺在乡下医疗站等死时他在哪?现在提医者的责任,晚啦!”

 

庄恕本来又绝望又愤怒,憋着一口气在心里,没想到谭宗明比他反应还大,让他一下有点懵,“你怎么这么大气性……”

 

谭宗明猛地将手里攥着的体恤衫摔进箱子里,“我跟你说庄恕,今天就算没他这层关系这手术咱也不做,这么大的手术谁不是准备半年一年的,突然通知立刻上台,真以为你成神了是不是?你都被解聘了,这台手术怎么算?成功了是谁家的?费用谁付?脱离仁合按你的价格他付得起么?再说了,手术失败了怎么办?谁负责?本来就有嫌隙到时候他倒打一耙说你草菅人命你真是有口说不清!而且本来按照惯例你就应该避嫌,做什么做!还有那陆晨曦,她是你老师还是你上司,怎么说话的?”

 

谭宗明一发火,庄恕倒是冷静下来了,叹了口气,“我何尝不知道,可现在情况,除了我没人做得了。”

 

“你还真把自己当圣人啊?你们美国医生拒绝的手术多了去了,就你自己的患者排到几年以后了你不还是休长假了?我怎么没见谁抱怨过?规矩就是规矩,惯得毛病。”

 

“唉,我知道你为我抱不平,”庄恕皱着眉,一屁股坐在地上,盯着眼前的箱子挣扎,“他是十恶不赦,可他女儿,毕竟无……”

 

“无辜个屁!”谭宗明做了多年儒商终于爆粗口,“谁规定医生就得无条件救人了?她爸都不想救她,还能指望别人?怪就怪她是修敏其的女儿吧!她爸爸造的孽应在她身上,公平的很。”

 

庄恕听着解气,又好像哪里不大对,想着想着,忽然回过神来,“你到底是劝我做手术还是不做手术啊?”

 

“嗯,啊?”谭宗明一本正经,“当然是不做啊。他家跟我非亲非故的,又不是我客户,我犯得着为他劝你么。”

 

庄恕翻个白眼,站起身来,“行了行了,见好就收吧,装什么装,您可不姓庄。”

 

“唉你干嘛去?”

 

“回医院,行了吧,你的心意我领啦。”

 

“别呀,这手术,就算要做,也不能这么去呀。”谭宗明老神在在地拽住他。

 

·

 

修敏其、傅博文、扬帆带着外科上下忐忑地坐在会议室等着,第一医院院长凌远坐在长桌一头,他们都不知道今天是什么场面,只是在煎熬地准备手术时接到庄恕通知,这台手术,他做,但不是今天,是明天,也就是彻底脱离仁合之后,他要求全科在场,全程录像,即将配合他完成移植的凌远作为见证人,他们本以为庄恕是为了往事,没想到他保证自己不会提到三十年前。

 

庄恕一路进来,全院小护士和各科医生都在偷偷围观,也是第一次见识了所谓大神的真正做派,庄恕穿着西装,身后跟着四个西装革履的律师,和十几个金发黑发肤色不同的外国医护人员。对此谭宗明的解释是,听说他们要解聘,我就想着给你找个机会露一手,最后玩个大的显摆一下再走,这不偷偷把你团队请来了么。

 

庄恕在仁合三位院长对面径直落座,他右手边的中年男人站起来示意录像开始,再跟修敏其握手,“您好,我是庄先生在中国的首席律师,这几位是律师团主要成员,今天来是按流程就您女儿手术问题进行协商,您是否知道庄恕先生已经和仁合医院解除聘任合同?”

 

“是的,我知道。”

 

“是您,主动要求庄恕医生主刀这台手术。”

 

“是的。”

 

“您是否清楚庄医生与您之间有未曾消除的严重隔阂?”

 

“清楚。”

 

“您是否清楚这台手术的难度,会受到供体情况、患者身体状况、手术配合情况等各方面的影响,以及之后的并发症可能?”

 

“清楚。”

 

“如果手术失败,您是否认可庄医生无责?”

 

“我认可。”修敏其阴鸷地斜着看了一眼庄恕,庄恕纹丝不动。

 

“您是否认可这台手术成果完全归庄医生个人所有?”律师扫了一眼对面几位。

 

“我认可。”修敏其有气无力,扬帆眉目间痛惜异常。

 

“那请您看一下这份术前协议并签字。”律师递过去一沓文件。

 

中英双语,密密麻麻总共六十多页,囊括了术前术中术后可能出现的一切问题和责任,修敏其随手翻了翻,嘴角抽动着笑了笑,“庄大夫未免太认真了吧?”

 

“我们做这份文件是出于对您人品的了解,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庄恕准备说话,被律师挡了一下,轻描淡写怼了回去,不等他讨论所谓“人品”就回到了正题,“当然,您要是不愿意签我们并不强求。”

 

对庄恕做了个手势请他起身,修敏其动了动嘴,“等等。”

 

傅博文这么多年从未见他的老师低过气势,这一刻,竟然看到一丝颓败之相。他看也不看飞快签完字,却换来另一份文件,“这是手术费用,您看一下,鉴于时间关系,庄医生出于医者的责任感,同意您暂时欠费,术后补齐。”

 

修敏其看清数字,双手哆嗦,怒斥,“你们这是要我倾家荡产!”

 

“您太夸张了,不至于。昨天庄医生与仁合医院提前解聘的文件已经生效,这次手术属于私人聘请,这是庄医生正常手术费用的五分之一,因为您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庄医生主动提出的折扣,更低的话就涉嫌扰乱市场秩序了。”

 

“你们不要太过分。”

 

“您这么大的专家不要说这样情绪化的话。”

 

庄恕冷眼旁观,看修敏其用左手握着右手签字,有点佩服谭宗明,商人真是老奸巨猾,他给出的数字,恰好是修敏其砸锅卖铁东借西凑付得起的数,肉痛心痛,可偏偏不算离谱。

 

律师看他一眼,庄恕一脸诚恳,“您的钱我不能不收,不过为表‘后辈’的诚意,我会以个人名义捐赠同样数字的一笔钱到中国红十字会,用于改善乡村医疗环境,希望不要再有小孩子躺在乡镇卫生所等死。”

 

庄恕从西装内侧抽出支票簿,刷刷签了一张撕下交给律师。

 

“没什么问题的话,两个小时候可以开始手术。”

 

会议结束后,庄恕带着团队去熟悉情况,陆晨曦激动地迎上来,庄恕没有看她一眼,径直走了过去,留下陆晨曦一个怔怔地站在走廊上。

 

“老庄你太酷了,不过也是真狠啊,你是跟修院长有什么深仇大恨啊?”

 

陈绍聪待遇好点,庄恕看着他笑了笑,按老谭的要求实话实话,“栽赃陷害,家破人亡,算不算?”

 

陈绍聪惊在当场,不知该拿这个爆炸性消息怎么办,可当时在场不止他一个,满满一走廊来围观大神真身登场的医生护士,谁也不聋。

 

老庄,你可别坑死我啊。


庄恕已经顾不上他了,只惦记着凌远让他手术后先别离开中国,看场好戏是什么意思?



TBC

靳东角色相关合集链接

评论 ( 113 )
热度 ( 438 )
TOP

© 周六 | Powered by LOFTER